E8中文網 > 千機錄 >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洪荒哈士奇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洪荒哈士奇

    詩云:屌絲得道惹眾怒,恨霸蒼天忒不公;半空炸響竄天猴,太歲土上挖墳頭。
  
      秦宗寶,圣族前任殿前長老,九幽著名思想家、杰出教育家、宇宙活動家、次神老人家、洪荒星域第九十八次元里程碑式的人物,坐化四百余萬年突然被人刨了墳頭,不光奇玄慘遭耳光,還捎帶著秦君那張老臉,堪稱大史記。
  
      發生這等大事肯定瞞不住九幽,一把首秦君閉關暫時未知,殿前長老瀟子陵得知情況差點沒歪過去;要知道,殿前長老身份特殊,可直接對話圣主,乃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高位,秦宗寶對其有授業提攜之恩,更何況鴻蒙三寶出土,洪荒次序受到挑戰,此事須短時間內解決,否則全部相關人等吃不了兜著走。
  
      看罷現場遺留影像,與秦太承反應相同,一致認為是安博天和禹楓打頭作案,立馬撒出大量人手封鎖洪荒艮位傳送,并親自趕往仙武督促,實施外松內緊,暗中捉拿兩個膽大包天的猖狂后輩。
  
      幾乎一夜之間,太玄仙武變成一個火藥桶,導火索孜孜冒白煙,稍微一點火星便能引爆半個洪荒,乃至周邊星域。
  
      話說赤煉劫挖墳得手并未回曜仙闕塵,所盜鴻蒙寶物貌似脫手,奇玄宗及九幽的反應太過意外,暗中觀察數月得知被列入重點懷疑對像,大懵。
  
      太玄某荒星洞府,赤煉劫激活從小翼那得來的全息通訊聯系安平,怎知現于眼前的是那位星痕敗家仔。
  
      “喲~~您老人家總算現身了,整個太玄到處在找你,膽兒夠大的;說說,撈了多少好處?”房子嵊接手魅影情報網,消息靈通。
  
      “你們出賣我!”
  
      “出賣?臥槽~”房子嵊瞬間會意,噴道:“我們出賣你有何好處?”
  
      “那奇玄宗怎么會盯上我?”
  
      “自以為聰明,難怪安兄說你蠢得可以;用腦子想想,秦太承那幫老家伙個個人精,出這么大事會沒點特殊手段?再說你敢保證現場沒留下痕跡?別忘了你邊上那只傻鳥。”
  
      “……”話有道理,房子嵊哏語在喉,頓了頓再道:“安兄在哪?”
  
      “閉關;怎么?想找他討個主意?”
  
      “我~我感覺上當了。”
  
      “什么意思?”
  
      “秦宗寶的長生之地我并不知道在哪,是一個叫穆夢凡的女修找我搭伙,我只是臨時起意,事后才知道事態的嚴重性。”
  
      “穆夢凡?她撈了啥好處?”
  
      “打神石被她拿了。”
  
      “呼~~~~~”房子嵊閉目深吸一氣,琢磨兩可睜眼道:“恭喜,你闖大禍了,安兄若知此事,估計會聯合赤煉氏追殺你到虛空盡頭。”
  
      “這事跟他有什么關系?”
  
      “嘿~~穆夢凡是上官晨的死對頭,你說有沒有關系。”
  
      “!!!”赤煉劫大驚,黑臉仿佛有了點白色,嘴里反復呢喃:“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
  
      “你特么真是害人不淺,行事作風只顧眼前毫無大局觀,難怪禹劍星一直不放心你獨行洪荒,也就是命好;多問一句,你又撈了些什么?”
  
      “本源浮液,不過……”
  
      “你別告訴我賣了?”
  
      “賣了三錢,其余都在我手里。”
  
      “還有一個誰拿了?”
  
      “你怎么知道有三件?”赤煉劫愕然。
  
      “我會《天命飄渺術》啊!忘了?”
  
      “鴻蒙地母,被一個叫亦卿的散修得手。”
  
      “亦卿?呵呵~~怕是個個來者不善吶!哥們,勸你放棄甄嬛玉,找地方閉關個數千年,再一意孤行,我怕死的人會更多;別忘了,安兄在仙武星的哥們眾多,別撩他的火。”
  
      “子嵊兄,至從得了鴻蒙誅神雀,我怎么感覺陷入某個圈套?難道是西門炎在暗算我?”
  
      “西門炎在三千多年前已經坐化。”
  
      “什么!”赤煉劫再驚,模樣很傻很天真。
  
      “唉~~~上官晨若有個三長兩短……你自求多福吧!”智商不在一個檔次,房子嵊掐斷通訊煩得很,回來踱步琢磨如何措詞,這事瞞不了安子。
  
      ……
  
      葬神十七宗月極皇境地,依舊陽光明媚、小橋流水、異獸戲耍,時有微風拂面,掀起片片殘花散雅芬芳,生態景觀自然、和諧、輕快,極具動漫色彩,令人心向往之。
  
      粉盈薄霧中,那蜿蜒的廊坊盡六角涼亭口,一嫵媚女修身著青色宮裝、后背白亮劍匣扎眼得很,沖眼前前輩跪拜在地連磕仨頭,之后絕然進得傳送消失不見。
  
      “清兒。”青宮女修剛走,姜桭冒頭身邊。
  
      “桭哥哥”
  
      “現在能說了吧?”
  
      “清兒就是看不貫安博天那副無賴相,給你制造點麻煩。”
  
      “百斤打神石、三錢本源浮液,又以次神嬰火修補一把破損的九劫次元道器,你這麻煩制造得夠大的。”
  
      “他要真有本事就奪了去,清兒不在乎,反正器魂已亡,死物一件。”
  
      “但愿吧!”
  
      “桭哥哥,秦宗寶的長生地得手,你說秦君會不會懷疑到我們?”
  
      “懷疑又如何?你當我這個天尊是擺設?”姜桭此話說得言不由衷,腦海隱現數千年前與虛無念對座之語。
  
      那日……
  
      “想擺脫秦君的控制就得還清人情,不可否認,未到關鍵時刻他不會給你機會;否則豈會一直閉關不出。”
  
      “說下去。”
  
      “秦宗寶,九幽第一智者,圣族首席智囊,秦君視為知己,可惜坐化太早,未能堅持到三族后輩現身;據我所知,他的長生地內有玄機,為何不從此處著手?”
  
      “嗯~好辦法;但奇玄道君的長生地僅秦君一人知曉,就連本尊也不知藏在何處,如何著手?”
  
      “呵呵~~~”虛無念訕笑,抬手玉簡一枚擱上茶幾,道:“鴻蒙三寶,足以攪亂大半個洪荒,九幽圣族估計承受不起這般折騰,事后必元氣大傷,六十八個次元的積累和隱忍至少將化去一半所以……”
  
      “所以秦君必找本尊,以天尊之能平息此亂;小輩,此計雖妙,但需一氣運絕頂后輩敢予面對九幽。”
  
      “百斤風紋五彩玉。”
  
      “……”姜桭。
  
      “炎晶琉璃體也行。”
  
      堂堂天尊被赤果果的敲詐,姜桭微笑沉默少許,收了茶幾上那枚玉簡,又甩上一只布袋,端懷小啄一口等待下文。
  
      恐龍嘴里奪食,虛無念云淡風輕,收了布袋掂了掂,隨手甩出竹樓,頓得數息才道:“天尊且放寬心,若晚輩算得沒錯,此人已經出現十七宗月,而且是兩個。”
  
      “兩個?是何來頭?”
  
      “其中一個乃禹族傳承,另一位……懟晚輩學藝不精,推算無果。”
  
      “哼~在本尊面前玩這種把戲,果然愚蠢。”
  
      “非是……”剛說二字,虛無念突然語塞,黑瞳瞬間化白端坐定格,整個人仿佛被點了穴。
  
      正是:親手推動洪荒亂,三言擊破水中天;舍命訛詐天尊怒,不留遺憾在人間。
  
      ……
  
      與此如同時,隨著斷碗大修瀟子陵駕臨奇玄親自督促,整個洪荒艮位暗流湍急、謠言四起,那秦太承至傳喚謝進得知安子過去,更加肯定自己的判斷,甚合殿前長老之意,于是放開手腳干勁十足然而……
  
      秦宗寶長生地乃是先前寫好的劇本,消息封鎖再嚴密,也堵不住天尊之口,無甚意外,三年后太玄星系炸了鍋,傳遍整個艮位僅用半余年,如猛火燉天鍋,冒熱氣了、沸騰了、香味兒飄得更快了。
  
      正如預料的那般,無數修士正奔馳在前往太玄的路上,秦太承一夜之間急白了頭,瀟子陵氣得差點斷腕重生,按性格推測,幕后黑手必是那位善長挖坑攪屎的天賜兄。
  
      大局為重,保住位置要緊,在沒想到更好的辦法之前,太玄星系宣布封星,所有傳送全部叫停,進出不能。
  
      治本不治標的方法實屬狗急跳墻,三年后才傳出實情,說明挖墳者覺得自己安全了,可以逍遙法外了,再怎么折騰也于事無補。
  
      仙武月球,房子嵊密切關注魅影發來的消息,恍惚想起第一千零四十五章安子說過一嘴:那廝最善長玩兒奪舍還魂,指不定又躲在哪策劃什么驚天陰謀。
  
      “難道他真的沒死?”眼下發生一切,由不得房子嵊不產生懷疑。
  
      “說什么吶!誰沒死?”
  
      “哎呀我的哥,你可算出來啦!”安子一身破爛、扛兔牽驢出關,房子嵊如同遇到救星,趕緊將近幾年之事合盤相告。
  
      “我就說沒他沒死,這回信了吧?”
  
      “信信信信,以后你說什么我都信;呵呵~哥們,咱們是不是趁亂撈一把?”
  
      “活膩味了?半個洪荒眼看要亂,咱們現在身處風眼,耽誤之急是怎么跑路,你還趕著往上湊,找死啊!”
  
      “對呀!你是空間陣道宗師,哪鎖得住你,咱們去哪?”
  
      “蜂斗星云,我想去拜忌一下楊陣。”
  
      “然后呢?”
  
      “繼續閉關。”
  
      “……”房子嵊。
  
      就在當口,魅影發來全息通訊,縮著腦袋面有愧意,兩眼珠子時有上翻不敢直視,像有什么難言之隱,半天沒吱聲。
  
      “說話呀!天塌了又不用你頂。”安子瞅著鬧心,鐵定又出事了。
  
      “那~那我說了你不許怪我。”
  
      “只要沒死人,出什么事我都不在乎。”
  
      魅影深吸一氣醞醞神,道:“申屠少主來了。”
  
      “……”安子懵眼,那叫一個黑呀!
  
      “還~還有……”魅影越說聲兒越小,弱弱道:“還有~姜裳依。”
  
      “你別告訴我他們倆成一伙了。”
  
      “……嗯”
  
      (本章完)

Ps:書友們,我是兵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内蒙古十一选五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