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乱花如雨落晚钟 > 第11章 第 19 章

第11章 第 19 章


  钟落晚不由得直皱眉头,这妞什么性格啊,胆子也忒大了,一点情况都不了解,就敢往山洞里面钻?知不知道采矿的洞口会死?#35828;模?br />  
  不过好在有潘晓平这个地头蛇一起去,再加上自己小心点,估计安全方面也没太大问题。
  
  吃到一半时,江苇雁找个借口出去偷偷把账结了,弄得潘晓平和汪开华吃完饭知道后很是不爽,?#19988;?#32769;板娘把钱退给江苇雁。
  
  直到钟落晚解释是因为江苇雁上午赚了钱,所以请大家吃饭,二人这才不?#24066;?#22320;作罢,不过却又千叮万嘱,晚饭?#27426;?#35201;他们做东。钟落晚被逼不过,只得答应。
  
  许枫与人约好看印章,汪开华家里也有点事,最后只剩下钟落晚、江苇雁和潘晓平一同?#20185;健?br />  
  三个人结伴而行,一路上潘晓平指点江山,哪里曾出过几块好田黄,哪里的洞口曾死过人,哪里曾经是口小水塘,清出过宝贝......钟落晚和江苇雁听得津津有?#21486;?#19981;知不觉便来到了强盗石所在的山坡。
  
  强盗石比江苇雁想像的还要巨大。潘晓平的姐姐拿了顶草帽,正靠在石壁休息,一看就是山上那种勤快老实的妇女。
  
  潘晓平作过介绍后,她便带大家来到强盗石背面,扯开遮掩的杂草树枝,石壁下方即刻露出了一个半人多高的洞口。
  
  当下由潘晓平姐姐打头,众人都跟着进了倾斜向下的洞口。
  
  猫腰走了六七米,前面豁然开?#21097;?#19968;行?#27515;?#21040;一个十几平米大小,两米来高的石窟里。
  
  钟落晚?#20204;?#20809;手电一照,石窟四面全都是碎石泥沙,一只不知是何朝代的破布鞋扔在角落里,引得他暗自揣测:“难道从前的强盗,白天就是躲在这个石窟里,等到夜黑风高的时候,便出去杀人放火?”
  
  潘晓平姐姐从一只麻袋里?#39029;?#20960;根钢钎分给大家,又从一只大帆布包掏出一盏头灯戴在头?#24076;?#28982;后开?#23490;?#25366;碎石,一会儿工夫就找到?#30473;?#22359;石头放到帆布包里。
  
  江苇雁好奇地问潘晓平:“你姐姐找到什么宝贝了?”
  
  潘晓平不以为然道:?#25226;劍?#21738;儿有什么宝贝?我们这里的女人,?#21051;?#37117;?#20185;?#25441;些矿渣下去,运气好一块能卖个三五十,运气不好,只要有人出价,五块十块也卖,多少都能赚点歪。”
  
  江苇雁还想再问点什么时,外面忽然有个女人发出?#36125;?#30340;呼叫声。潘晓平姐姐听到后,连忙摘下头灯钻出去,过了一会儿又把潘晓平?#19981;?#21040;了外面。
  
  钟落晚和江苇雁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等了几分钟,潘晓平进来对钟落晚道:“我有?#20081;?#21644;姐姐回家一趟。你们是和我一起下山,还是留在这里山上?#21482;?#27809;信号,你留在这里的话,回头我让开华来接你们。”
  
  钟落晚虽然来过很多次昌化,但真正?#20185;?#33258;己动手找石头的机会却?#27426;啵?#30475;看江苇雁也没要走的意思,便说道:“我们就留在这里好了,只是到时候要麻烦开华一趟了。”
  
  “那没事的!”潘晓平没带任何东西,当即和姐姐一同?#36125;?#21254;下山去了。
  
  走了两个人,洞里顿时安静不少,不过这丝毫没影响江苇雁的兴致。
  
  她把潘晓平姐姐的头灯戴在自己头?#24076;?#22235;处照了照,感到非常满意,然后拿起钢钎,在地上左戳戳右戳戳,最后找块烂泥地挖了起来。
  
  “咦,这是什么?”
  
  刚挖没几下,江苇雁就叫了起来,同时扔下钢钎,从烂泥坑里捡起一颗圆滚乌黑的石头。
  
  钟落晚闻声?#20204;?#20809;手电照过来:?#25226;劍?#20044;?#40644;?#26124;化田!”在山上呆了大半天,他的口音也被带走调了。
  
  这是块鹅蛋大小的昌化田,周身裹了一层漆黑的皮,扔到煤堆里根本?#22836;直?#19981;出来,只是在钢钎磕开的小口子里,露出了一小点嫩黄的肉。
  
  “值钱吗?”江苇雁分不清印石品种的好坏,只能用值不值钱来衡量了。
  
  “值钱,再挖挖看还有没?#23567;!?br />  
  钟落晚说着也拿起手里的钢钎,把那堆烂泥掘开。在江苇雁的头灯?#25214;?#19979;,挖出来的土不但色泽黝黑,还?#24615;?#20102;很多的木炭。
  
  两个人齐心协力,半个小?#26412;?#25366;出了?#30473;甘?#39063;大大小小类似的乌?#40644;?#26124;化田,只不过有的肉是白的,有的皮不够黑,有的棱角分明不够圆滚,都不如第一块来得好。
  
  钟落晚把潘晓平姐姐的大帆布包斜挎在身?#24076;?#25361;了几颗品相好的乌?#40644;?#26124;化田放进包里,然后把剩下的一颗一颗放到手电下研究,还不是地瞧瞧一地的黑土木炭,最终眼睛一亮:“噢,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34987;?#22312;东戳西戳的江苇雁停下手问道。
  
  “我明白这些乌?#40644;?#26159;怎么来的了,”钟落晚兴奋地说,“古代的石农没?#23567;酢酰?#21482;能手工凿石,效?#23454;?#19979;,他?#19988;?#32780;想出一个主意——用‘火攻法’采石......”
  
  “火攻法?”江苇雁?#34892;┎幻?#30333;。
  
  ?#21834;?#28779;攻法’就是先在大片岩石下烧火,等岩石烧得滚烫后,再用冷水浇上去,这样岩石由于热胀冷缩开裂,便会一块块掉下来。”
  
  钟落晚停顿了一下,指着地下补充道:“我们面前的这些木炭,就是当年用来烧火的材?#24076;欢?#37027;些黑皮石头和周围的碎石,应该就是古代石农挑剩的矿渣了。”
  
  ?#26263;?#36825;些昌化田是怎么变成乌?#40644;?#30340;呢?”江苇雁问道。
  
  “强盗石下面常年湿润多水,这些昌化田和木炭一起泡在水里,时间长了便慢慢染成黑皮了。”
  
  “?#21486;?#26159;这样啊,”江苇雁点点头,“那我们再找找看,还有没有更好的,今天多带几块下去。”
  
  “等一下,先别说话,”钟落晚忽地摆摆手,侧过耳朵倾听了片刻道,“你有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
  
  经钟落晚一说,江苇雁凝神屏气之下,好像真的听到了什么:“是不是很轻的‘哗啦啦’声?”
  
  “没错,这声音响起来了......不好,快跑!”钟落晚猛然一把抓住江苇雁的?#30452;郟?#20415;想朝外冲去。
  
  就在这时,两人只觉头顶的强盗石竟然也开始慢慢朝洞口移动,“哗啦啦”的声音明显变得越来越响,越来越密,最后“砰”的一声巨响,强盗石的?#27426;?#25758;落到地面,彻底封死了洞口。
  
  在强盗石滑动的过程中,钟落晚改变了向外冲的想法,反而一把将江苇雁按倒在石窟中央,并且?#35828;?#22905;身上护住了她。
  
  当一切停止时,两人没受到任何伤害,只是周边多了很多碎石,耳边不时听到有东西滚落的声音。
  
  黑暗中一束灯光?#21619;?#20102;几下,最后定格在钟落晚的脸上。
  
  “把你的头灯拿开,太刺眼了!”钟落晚抱怨道。
  
  “?#21486;?#22909;的。”江苇雁转过头去。周围一片漆黑,哪怕近在咫尺的钟落晚也看不到,此刻她的脸涨得通红。
  
  虽说钟落晚是为了保护她,才把她扑在身下,可是此刻被一个年轻男?#35828;?#36523;子压住,脖子还能感受到对方呼出的暖和气息,仍然令?#28216;?#19982;男生有过亲密接触的江苇雁心脏狂跳不已。
  
  钟落晚打开强光手电朝上方照去,头顶的强盗石高度降低了不少,已经没有足够的空间?#24066;?#20154;站立起来了。于是他把手电朝四周照去,看看是否能找到出路。
  
  而他身下的江苇雁,在慢慢平静下来后,肌肤却又非常真切地感受到了钟落晚的体温。即便她性格爽?#21097;?#36825;时也是羞不可抑,?#27426;?#37117;不敢动。
  
  幸好她很快就觉察到,那个年轻男?#35828;?#36523;子离开了她,正在快速朝身后爬去。
  
  江苇雁将头灯也照向后方,结果非常惊讶地发现,原先石窟尽头的碎石烂泥居?#27426;?#19981;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陷入地下的宽大裂缝。
  
  钟落晚爬到裂缝边,用手电照了照下面,拎起扔在一旁的钢钎戳了几下,向江苇雁喊声“快过来”后,便坐起身体,先把腿伸了进去。
  
  当江苇雁也爬道裂缝边时,钟落晚的身子大部分?#23478;?#36827;入裂缝,只露出头来对她道:“刚才我们进来的洞口肯定出不去了。你守在这里别动,我到下面去看看。”
  
  “你要去多长时间?”江苇雁紧张地问道。
  
  钟落晚望了眼深不见底的的漆黑裂缝,回答道:“我也不知道。”
  
  “那我和你一起去!”江苇雁毫不犹豫地作出决定,她可不?#25954;?#29420;自一人呆在这可怕的地方。
  
  “嗯......好吧。”钟落晚稍作考虑便同意了。一起下去相互有个照应,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说?#27426;?#26356;危险。
  
  这条岩石裂缝起初斜着向下?#30001;歟?#36208;了二三十米后逐渐变成水平方向,二人继续往前走,最?#36134;?#30528;裂缝走进了一个岩洞。
  
  岩洞里黑暗潮湿,钟落晚关掉手电,向江苇雁要过头灯戴?#24076;?#25343;着钢钎在前面开路。
  
  江苇雁跟在后面,双手抓住他身上帆布包的背带,两个人深一脚浅一脚地摸索着前?#23567;?br />  
内蒙古十一选五app下载
福彩开奖双色球今晚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 福利彩票25选7 澳门赌桌定制 手机游戏直播 快速时时彩是哪里开的 任选9场奖金最高 快乐10分开奖结果 万豪会怎么样 鑫彩网彩票 双色球复式星期几开奖 江苏快三快赢网 篮彩预测推荐 3d中组三多少钱 法甲球队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