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乱花如雨落晚钟 > 第6章 第 14 章

  当钟落晚尽兴回到家里时,已经11点多了,钟爸钟妈都早已睡下。
  
  洗完澡,又吃了父母特地留在桌上的夜宵后,钟落晚回房坐在书桌前。虽然有点累,但他的中枢神经却还是很兴奋,于是便拉开抽屉,打算刻方印章,平复下心境。
  
  抽屉里,赫然放着一本结婚证和两份协议,看着这些东西,钟落晚忽然想到:雍董前段时间老把自己叫去问话,可自打香港回来后,怎么一次都没有呢?
  
  就在此时,这个问题也同样困扰着躺在床上的雍容。
  
  德清之行后,她喜欢以“关心照顾”为借口,?#25918;?#19968;下钟落晚,看他坐立?#35805;玻?#25720;不清状况的神情,以报复钟落晚背后拿她做挡箭牌。
  
  但自打两个人领了结婚证,解决了资金问题后,她不但失去了这个兴趣,而且还?#34892;?#23475;怕见到钟落晚。
  
  母亲过世后,雍容就只有外婆一个亲人陪伴身边。后来连外婆也去了,她便剩下独自一人,有时真的觉得很孤单。
  
  当初决定找钟落晚领证假结婚时,雍容想的只是如何挽救工业园区,没有多考虑其他的。但当领完证,事情都办妥静下来后,她陡然发现在这世界?#24076;?#22905;第一次和一个男人有了关联。
  
  而且,无论从法律层面还是世俗眼光来看,这都是一种最亲密关系的存在。即便以后办了离婚?#20013;?#36825;个男人也将在她的人生履历上打下烙印。
  
  仔细想来,其实钟落晚也不错啊,英挺俊秀,人品又好,不知是多少女孩子的梦中情人呢!抛开身世背景不论,自己以后再找,还真未必能找到这样的......胡思乱想中,雍容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周一钟落晚刚上班就收到条好消息,?#27597;鳸mart的童?#25226;?#21697;得到确?#24076;?#23458;户下了一份PO,订单金额七十多万美金。
  
  看来Umart公司的买手还是蛮勤快的嘛,周末都在加班。
  
  与生产厂家奥黛丽服饰商讨完出货付款等细节,双方?#28982;?#20256;了合同副本。钟落晚正在最后审核合同是否有纰漏时,桌上的电话响了。
  
  “你好,华源钜丰。”
  
  “钟落晚,以前没看出你这么能干啊!我?#27597;?#23458;户的样品,你中间横插一杠子算怎么回事?今天接到了张大单很爽吧?#20426;?br />  
  听到电话里阴阳怪气的声音,钟落晚心里不由“咯噔”一下,同时还?#34892;?#32435;闷,我刚接的订单,秦择木怎么会知道?
  
  ?#36824;?#22855;怪归奇怪,钟落晚并不打算直接承?#24076;骸?#31206;经理?你听谁说我接了票大单啊?#20426;?br />  
  “别装蒜,小子,Umart是因为你们对我采取诬告手段,?#24187;?#30495;相,才把订单给了你。你识相的话,自己去和Umart讲清楚,让他?#21069;?#35746;单返还给我,那这事我们就算了,不然有你好看的!”
  
  上周雍容指示法务部以进出口公司的名义,将秦择木吃里扒外偷偷转移订单并已离职的情况,给所有国外客户和国内供货厂家都发了函件。估计Umart选择华源钜丰,并且拒绝秦择木时,提到了这一原因,因而他知道一些相关的情况。
  
  ?#29677;蓿?#36825;份订单啊,秦经理你不是跟客户说是我让你报价的吗?现在下了订单当然算华源钜丰的啦!”
  
  背后搞那么多小动作,现在居然还好意?#24049;?#30528;脸皮来抢单子?以前怎么没看出你是这种人啊?钟落晚心里鄙视地想。
  
  “我草,”秦择木撕下在公司时还算斯文的假面具,恶狠狠道,“敬酒不吃吃罚酒,以后出门小心点,你等着瞧!”
  
  ?#25170;校 ?#38047;落晚轻轻挂上电话,根本就没当回事。
  
  忙到中午,等?#20146;印?#21653;?#23613;?#30452;叫时,他才意识到该吃午饭了。坐在椅子上想了一下,钟落晚决定去牛排馆犒劳一下自己。
  
  下楼出了大厦,沿马路没走几分钟,他就看到对面走过来一?#36824;?#24425;照?#35828;拿?#22899;。
  
  雍容?#23545;?#20415;看见了钟落晚高大的身影,心中却不知如何与他打招呼。是像从前一样淡淡点个?#32602;?#36824;是继续“关心”他?又或者......适当地表现出一点点亲近感?毕竟现在他和自己是名义上的夫妻啊!
  
  就在雍容还没想好该如何是好时,两个人已经相互面对面了。
  
  “雍董!”钟落晚率?#35748;?#32769;板打招呼。
  
  “小钟......”雍容迟疑地开口道。
  
  钟落晚觉得老板好像有话要和自己说,正打算洗耳恭听时,却突然看到雍容花颜瞬间失色,一把将自?#21644;?#24320;,接着只见一根棒球棍“忽”地擦过耳边,落到雍容的左肩?#24076;?#38605;容顿时“啊呀”一声惊叫,疼得眼泪都出来了,差点倒在地上。
  
  随着棒球棍的落下,有辆载着两个?#35828;?#30005;动车,?#29677;А?#22320;就要从身旁掠过。摩托车后座上一个眼露凶光的光头汉子,见刚才未击中钟落晚,又立马重新抡起棒球棍,就要朝钟落晚头上砸去。
  
  钟落晚虽然不太去嵘哥的训?#39277;?#20102;,但所练搏击的功?#23376;?#22312;,当下提腿一个中扫,只听?#29677;亍?#30340;一声,对方连人带车都横飞了出去。
  
  车上两人一个捂着腰瘫倒在地,另一个挣扎?#25490;?#36215;来想要逃走,钟落晚?#20185;?#21069;去,又是一记低鞭腿,那人小?#20837;?#39592;随即就传来剧痛,似乎是骨折了,再也无法站立,一声嚎叫后,同样抱着腿倒在地上。
  
  收拾掉偷袭的二人,钟落晚将雍容扶到?#25918;?#30707;凳上坐下。见旁边已经?#26032;?#20154;在报警,便掏出?#21482;?#32473;公司里打电话。因为秘书李妍出去办事不在,他只通知了陈?#21171;ァ?br />  
  不一会儿,陈?#21171;?#21644;警车前后脚都到现场。
  
  受?#35828;?#20154;全被送进医院,雍容拍了X光片得知幸无大碍,但两个歹徒却?#23490;?#22312;病床上无法下地,连警方的?#20107;家?#21482;能在医院里完成了。
  
  做完?#20107;?#21518;已经接近四点钟,陈?#21171;?#22238;公司坐镇并处理善后?#20081;耍?#30001;钟落晚开车送老板回家休养。
  
  雍容本来有套别墅在九溪?#20498;?#22253;,因为嫌路远上下班太浪费时间,便又在西湖?#25749;?#20844;馆买套房子住到了市区里。钟落晚进公?#31454;?#20960;年,倒是第一次来老板家。
  
  “小钟,你随便坐。家里没人,你要喝什么自己到厨房的冰箱里拿,我去换件衣服。”去了趟医院,雍容总觉得衣服沾染?#21916;?#23569;病菌,因此回到家就急着想换套干净的。
  
  “好的,雍董。”钟落晚目送雍容走上楼梯。
  
  他本来打算把老板送到就告辞,?#19978;?#24819;?#36824;?#24590;么说,雍董都是为了救他才挨这一棍,因此并没?#26032;?#19978;走,而是暂时留下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来到厨房打开冰箱,钟落晚选了瓶柠?#39280;?#30340;巴黎水。除饮料以外,冰箱里还放着很多码得整整齐齐的净菜,看来雍董平时自己也会烧饭做菜。?#36824;?#29616;在她肩膀受伤,肯定是不能动了,要不今天就帮雍董把晚饭做掉?
  
  钟爸酷爱烹饪,钟落晚从小耳濡目染,做?#29238;?#23478;常菜肯定没问题。
  
  就在钟落晚犹豫的时候,雍容已经换好衣服来到厨房:“小钟,怎么站在那里发呆啊,到客厅去坐一会儿。”
  
  “哦,雍董,我在想快五点了,如果你不愿意出去吃的话,我是不是给你炒?#29238;霾说?#26202;饭?但又怕手艺欠佳,不合你胃口。”
  
  “你会做饭?那倒真的想要尝尝了!”雍容大?#34892;?#36259;地笑道,原本冷艳的脸也顿时变得生动无比,令人赏心悦?#20426;?br />  
  “雍董小看我了,”钟落晚立刻卷起?#32435;?#34966;子道,“今天就露一手给你瞧瞧!”
  
  待钟落晚洗完手,雍容指?#29238;?#20182;?#24613;?#22909;的一件果?#36538;?#26465;纹围裙。看他穿在身上后,和平日公司里见到的白领精英形象完全不符,不由得抿了抿嘴想笑,但又怕给钟落晚看到,便朝另一旁侧过脸去。
  
  “雍董,要不你先去休息,等好了我再?#24515;悖俊?#38047;落晚看到雍容欲笑又止,低?#36820;?#25528;围裙,不知道哪里情况?#27426;浴?br />  
  “没事,我现在不累,帮不上什么忙,就陪你站一会儿好了,”雍容转回头时,脸上已经恢复常态,“还有,以后不在公司里的话,大家随便点,你直接叫我名字好了,我也一样。”
  
  ?#29677;?.....让我看看都?#34892;?#20160;么菜?#20426;?#38047;落晚应了一声后,便去翻检冰箱。
  
  雍容不再说话,只是靠在门框上看钟落晚不停地忙碌。
  
  这套公寓自打装修好就没有男人进来过,平时也只?#20852;?#29420;自居住,一直都是冷冷清清的,现在突然一个充满刚阳之气的男子身影出现在厨房里晃来晃去,再连同“咚咚咚”的切菜声,?#29677;?#21988;”的油锅声和“咕嘟咕嘟”的水滚声,整个公寓里即刻充满了生气。
  
  水汽从锅中逸出,随着饭?#35828;?#39321;味弥散在厨房的空气里,心灵深处的某个地方也在逐渐融化,这一刻雍容真实地感觉到了家的味道,?#26790;?#32780;又陌生。如果以后自己嫁给某个人,建立一个小家庭,就会是这个样子吧?
  
  哎,差点忘记,面前这个系着围裙的男人,好像真的和自己领过证啊,从法律上讲,自己和他倒的确是一家人呢!
  
内蒙古十一选五app下载
全国时时彩开奖公告 排列五查询器 幸运飞艇注册网址 半全场胜 河北快三走势图老 快乐十分计划软件手机版 澳洲时时彩计划群稳赚 广东彩票11选5走势图 靠自己活出精彩 陕西快乐十分6选5技巧 欢乐水果机免费版 南国七星彩票论坛社区空白长条 七星彩走势图星期天 彩经网蓝球杀号 两码中特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