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359章 赌石

第359章 赌石

    或许是宋老板刻意表示他这里要解石,四周闲逛的不少人被吸引了过来,一眼望去恐怕得有二三十人,而且还不时零星地有一两个人走过来。
  
      平时的内比都是一座“鬼城”,只有公盘附近几天时间人流量才会比较多,恰好,这几天属于旺季。
  
      王琛和许少爷本来站在最里面,都险些?#24187;?#23494;麻麻的人给挤出去,幸好两人表明了自己是购买这块原石的人,才得以留在中间,?#19978;?#32780;知大家对解石多么?#34892;?#36259;了。
  
      一刀天堂,一刀地狱。
  
      赌石界最刺激的并非谁解出了玻璃种帝王绿翡翠,而是解石的过程,那种有可能见证奇迹发生的过程。
  
      宋老板主动问道:“两位老板,您们是想先擦一下,还是直接切开?”
  
      王琛汗道:“你还没帮我们把毛料搬过来呢。”
  
      宋老板嘿嘿笑了笑,“那是,我让人?#31383;帷!?br />  
      说完,宋老板伙同解石师傅和另一个青年,用小吊车把那块一两百公斤的毛料吊到门口切石机旁边,很显然,在他?#19988;?#35782;当中,赌有裂纹的毛料基本上都是直接?#23567;?br />  
      “小王,咱们是直接切还是擦?”许少爷把主导权给了王琛。
  
      王琛也挺好奇解石的过程,自己不太懂,不过他知道翡翠在什么部位,没必要小心翼翼去擦,直接切就行了,“切吧。”
  
      许少爷马?#21916;?#22836;道:“宋老板,直接?#23567;!?br />  
      “好咧。”宋老板答应道。
  
      庞明和石老师等人?#23478;?#33080;?#38505;?#30447;过来。
  
      围观的人群都在那边指?#20613;?#28857;。
  
      “能不能切涨?”
  
      “有裂绺不好说。”
  
      “嗯,先看着吧。”
  
      这边四十来岁的解石师傅对宋老板店里另一个员工道:“小崔,待会我切的时候,你给我往上面浇水。”
  
      “嗳。”青年小崔道。
  
      解石师傅挽了挽袖子,先用小吊车调整了一下毛料角度,把裂绺对准了切石机。
  
      原本还很喧哗的人群,骤然间安静了。
  
      只有不远处其他店?#22530;?#21475;还传来一些嘈杂声。
  
      但在这边现场,观看切石的人都屏住了呼吸,死死地盯着毛料。
  
      许少爷咽了咽口水,笑着说道:“小王,虽然才花了七十万,可我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紧张啊。”
  
      王琛呵呵道:“赌博?#27426;?#36825;样吗?”
  
      其实不止花钱购买了这块毛料的许少爷紧张,那些围观的不相干的人,同样一脸紧张,这就像玩二八杠一样,哪怕很多人没有参与进去,在胜负揭晓之前,同样会情不自禁的紧张。
  
      这就是赌石的魅力。
  
      一刀下去或许大赚特赚,也有可能亏得血本无归。
  
      解石师傅并未立刻动手,而是不停地观察着裂绺,似乎在考虑哪个角度下去最好,一看就是非常又经验的人,大概过了好几?#31181;櫻?#20182;才微微颔首,把手放到了切石机上。
  
      要开始解石了!
  
      嚓嚓。
  
      锯齿轮飞快地切割着石头,不?#34987;?#26377;石?#25380;?#28293;出来。
  
      四周围观的人都把心吊了起来,一双双眼眸子紧紧盯着锯齿切下去的地方,想看看有没有出绿。
  
      王琛知道没有,有些心不在焉在想事情,待会自己要怎么样才能让解石师傅帮着切右下角那边。
  
      解石师傅聚精会神,突然蹦出来一句,“浇水。”
  
      侯在旁边的小崔连忙拿着手里喷壶,对着切口旁边喷水,把碎屑都冲洗掉。
  
      解石师?#30340;?#20102;一把排刷,很小心地把切口里面碎石拨弄掉,然后蹲在那边仔细观察。
  
      王琛看的分明,解石师傅越看脸色越不大好,裂绺这里没翡翠,肯定没绿啊。
  
      “赌垮了?”
  
      “看样子像。”
  
      “没办法,赌裂十有九输。”
  
      “嘘,别触人家霉头,毛料还没完全解开,谁知道里面有没有,说?#27426;?#20986;绿呢?”
  
      大家议论纷纷,不少都是有些经验的赌石人,都有着丰富经验,七嘴八舌猜测着。
  
      解石师傅观察了一阵没说话,脸色凝重地站起身,再次握住切石机,他感觉许少爷赔本的可能性非常大了。
  
      已经观察过,解石师傅下手比刚才利索了很多,手上发力,直接切了下去。
  
      ?#38738;輟?br />  
      整块毛料一分为二。
  
      石老师用果然如?#35828;?#35821;气“唉”了一声。
  
      一眼望去,这块毛料两边切面上都没有出绿,正常而言,赌裂的石头,就赌裂绺深不深,如果裂绺切下去没有出翡翠,基本是一块废石。
  
      很明显,这块石头赌输了。
  
      宋老板有些不敢?#22024;?#22320;喃喃自语,“不可能啊,明明带松花皮,怎么会没有呢?”他原本还想着借助这次解石给自己店里吸引点顾?#20572;?#27809;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许少爷也呃了一声,“小王,我七十万就这么几?#31181;?#27809;了?”
  
      王琛?#27426;?#20999;石,还笑眯眯道:“不是剩下的料子还没?#23567;?br />  
      “还切?裂绺都没出绿,废了。”人群中一个中年人斩钉截铁道。
  
      王琛翻了翻白眼,指挥道:“继续?#23567;!?br />  
      石老师主动开口道:“王总,这种情况真没必要再切了,不过您要是不?#24066;模?#26494;花皮层那边可以擦一下。”
  
      王琛嗨了一声道:“擦多没意?#36857;?#20999;,我看好这块料子里面能出绿。”
  
      你看好?
  
      你看好有什么用啊!
  
      事实就是根本没有绿,别痴心妄想了!
  
      好多人都是这个念头,他们?#23478;?#20026;王琛输不起呢。
  
      解石师傅看看宋老板,似乎在询?#26159;?#19981;?#23567;?br />  
      宋老板筹措了一下,道:“继续?#23567;!?br />  
      解石师傅嗯了一声,看向王琛征求意见,“要不我先在松花皮那边擦一下,然后再切?”
  
      王琛记得那边有一点点翡翠,蚊子再小都是肉,不能给许少爷浪费啊,想了想,点头道:“成,那就先擦一下。”
  
      解石师傅很沉稳地擦了起来。
  
      结果这一擦,还真的出绿了!
  
      人群立刻?#20013;?#22179;起来。
  
      “哟!”
  
      “出绿了!”
  
      “还真有啊?”
  
      宋老板脸色一喜。
  
      许少爷也多云转晴,乐呵地笑了起来。
  
      解石师傅观察了一下,说道:“现在我再切一下。”
  
      言罢,解石师?#36947;?#29992;自己?#21491;?#22810;年的经验,一刀切了下去,顿时松花皮层那半块料子也一分为二。
  
      “还真有翡翠,?#19978;Р欢唷!?br />  
      “是啊,种还行,水头一般,勉强干青种,不过?#24187;?#19981;成线,挖不出来多少翡翠。”
  
      几个人第一眼看到的人都说了起来。
  
      这时,其中有一个三十四五岁的女人,可能是玉石商人吧,她看向许少爷和王琛,“两位,这块出绿的料子卖给我吧?我出三万块钱,你看行不行?”
  
      这块毛料从切面来看,确?#30340;?#25366;出点翡翠做做挂坠之类的东西,价值不会太高,三万块钱已经很?#20384;?#20102;。
  
      本来刚刚高兴了一小会的许少爷,此刻又垮着脸了,他心情不太好,摆摆手道:“不卖不卖。”
  
      女玉石商人道:“再切下去说?#27426;?#20111;得更多,我帮你止损呢,不然可真有可能血本无归了。”
  
      许少爷蹙眉没说话,动摇了,虽然几万块钱他不在乎,可是能回一点本是一点,他都在想要不要答应了。
  
      王琛一瞅,打断了两人?#23500;埃?#32487;续?#23567;!?br />  
      啊?
  
      还要切?
  
      这都两刀下去了,你还不死心啊?
  
      众人都被王琛弄得非常无语,心说你到底懂?#27426;?#36172;石啊?
  
      石老师和庞明等人也有点哭笑不得,觉得王琛有些输不起。
  
      倒是那个女玉石商人觉得颇为遗憾,大家来缅甸公盘本来就是为了翡翠,可是赌石的风险又非常大,所以一般而言,在公盘还没开始之前,大家?#26434;?#30707;的时候不会盲目出手,不过一旦传出有人切石的消息,这些玉石商人都会一哄而散,赌涨了现场喊价,赌输了只要确定有翡翠?#19981;?#20986;价,毕竟这样稳妥,不说赚不赚,最起码赔本的?#24597;?#20250;低很多。
  
      一般人碰到这种情况,肯定及时止损。
  
      王琛不是,他知道里面有翡翠,要给人买了去就亏大了,自然要继续切下去,他看解石师傅一直切不到重点,主动上前拿着之前右下角的那块料子,指挥道:“切这里……有粉?#20107;穡?#25105;画条线,继续?#23567;!?br />  
      众人都汗了一下。
  
      就连宋老板都错愕了起来。
  
      还画条线?难不成你画条线就能出翡翠了?
  
      “小崔,去拿支粉笔过来。”宋老板满足?#31361;?#30340;条件。
  
      小崔?#35835;?#19968;声,进去拿粉笔。
  
      这回连许少爷都没信心了,“小王,算了吧,没就没了,七十万又不算什么大钱。”
  
      “我说里面有翡翠就有,不是钱不钱的问题。”王琛辩解道。
  
      石老师忍不住道:“可是两刀都没……”
  
      王琛打断道:“那是切的地方?#27426;浴!?br />  
      又有一青年男子道:?#20843;?#33457;皮那边也切了,真没。”
  
      王琛摆摆手,“我说?#23435;?#32622;?#27426;浴!?br />  
      看他这么倔强的样子,四周的人?#21644;?#26469;一阵鄙夷的目光。
  
      “这小子真的输不起。”
  
      “就是,两?#35835;?#36824;不认输。”
  
      “谁想赔本?可没有就是没有,难不成他还能变出来不成?”
  
      王琛都懒得搭理这群看热闹的人,静静地等候小崔拿粉笔出来。
  
      其实刚才切第二刀的时候已经很接近了,大概距离一大团翡翠还有五六公分的样子,只?#19978;?#35299;石师?#24471;?#26377;切那边。
  
      “粉笔拿来了。”小崔从里面走出来。
  
      王琛接过粉?#21097;?#36466;下身子在毛?#20185;?#30011;了一圈,然后起身道:“就沿着我画的地?#35282;小!?br />  
      宋老板露出了一阵期待的目光,随?#20174;主?#28129;了下去,赌石的很迷信,如果他铺子里赌涨了,那么人们会一窝蜂地购买毛?#24076;?#22914;果赌垮了则相反,他觉得今天有点倒霉,恐怕做不到生意了。
  
      解石师傅看看王琛,确认道:“那我切了?”
  
      王琛嗯道:“切吧。”
  
      解石师?#24471;?#20877;说什么,狠狠一刀就下去了。
  
      本来好多人见到赌垮?#23478;?#36208;了,准备再去其他地方看看。
  
      可是解石师?#20992;?#20316;太快了,这一刀下去,里面露出了切口地方的状况!
  
      石老师蓦然错愕失声道:“咦?出雾了?”
  
      解石师傅也?#27426;?#21990;,刚才他本着这是块废?#21916;?#32966;子那么大直接切下去,如今出雾了,怎么能?#27426;?#21990;,这代表里面有可能有翡翠啊,要是刚才切的偏一点把翡翠切坏了,他肯定要倒霉啊。
  
      王琛也仔细看了过去,不知道是自己画线的问题,还是解石师傅手抖,并没有直接切出翡翠,而是切面上呈现白雾丝状的细小晶体。
  
      解石师傅连忙?#26377;?#23828;手里夺过喷壶,冲洗掉碎?#36857;?#20180;细看了起来。
  
      四周原本都抬步要走的人,听到出雾了,一个个连忙把脚收回来,然后发出诧异的声音。
  
      “竟然出雾了?”
  
      “看这样子很有可能出绿啊。”
  
      “难道今天还真一波三折上演一出反转大戏?”
  
      大家都知道,真正能出翡翠的料子,外面都有一层皮,在这层皮的下面,一般就是雾,雾的下面才有翡翠,一般而言,出雾的毛料也就距离出绿不?#35835;恕?br />  
      ?#27604;唬?#24182;不是所有的毛料都这样。
  
      不是有雾?#27426;?#20250;出绿,只能说?#24597;?#30456;当大。
  
      有人在外面看不太清,喊着问道:“师傅,雾状怎么样?”
  
      先前还不少嘲笑王琛输不起的人,此刻都收起了声音,竖起耳朵想听听怎么说。
  
      王琛抱着学习的念头,也听着。
  
      解石师傅一边看一边道:“白雾带绿色,下面应该有翡翠,而且看绿还不错,种水不说多好,但这绿肯定是正阳均艳,有希望回本不少。”
  
      先前还说可能亏得血本无归,如今变成有希望回本不少?
  
      人群中立刻有人喊了起来,“两位小?#20540;埽?#25105;出十五万买这块料子怎么样?你开出来未必有十五万,卖给我的话,风?#31449;?#25105;担了。”
  
      “徐老板这人贼精,说十五万肯定不止,我出二十万,如何?”
  
      众人态度大变。
  
      哪怕在他们看来王琛和许少爷依旧会亏本,可是这块料子确实出翡翠了。
  
      许少爷又一喜,忙问道:“小王,咱?#19988;?#19981;要卖掉回点本?”
  
      石老师建议道:“这个时候回本是最好的,刚才松花皮就出了一点点翡翠,白雾下面真不好说。”
  
      王琛笑了笑,道:“七十万而已,许少爷,你在乎那点钱?”
  
      许少爷一怔,“也对,区区七十万,我赌石紧张糊涂了。”
  
      王琛嗯道:“继续。”
  
      这时候大家已经不敢小觑这块料子了。
  
      听到王琛说继续的时候,他们都屏住了呼吸,想看看有没有奇迹发生。
  
      解石师傅在看到切出白雾后,也不敢瞎鼓捣了,改为擦了起来,随着砂?#21482;?#21644;石头摩擦发出的声音,这块毛料的边?#25285;?#32456;于出现了一抹绿色!
  
      解石师傅到底是老手,非常沉稳,?#37327;?#23156;儿巴掌大小一个天窗后就住手了,看向了王琛和许少爷,在不确定里面有多少翡翠的时候,出了绿,是有可能卖出不低的价格,要真的全都切开里面?#27426;?#23569;翡翠,那价值?#21482;?#21464;?#20572;?#20182;自然要为?#31361;?#30528;想,所以暂时住手了。
  
      “真有翡翠!”石老师一看,连忙蹲下身子推了推老花眼?#25285;?#28857;评道:“是阳绿,色正而不邪,不错,很不错,只?#19978;?#31181;水没有达到更高层次,要是玻璃种那就了不得了。”
  
      先前那个女玉石商人又喊价道:“两位小?#20540;埽?#21035;往下擦了,再擦有可能会垮掉,我出三十五万,卖不卖?”
  
      “我出四十万。”徐老板喊价道:“干青种阳绿,料子不错。”
  
      剩下几名玉石商人都喊价了。
  
      “我出四十五万。”
  
      “四十八万。”
  
      “别听他们的,我出五十五万,卖不卖?”
  
      喊价声?#20284;?#24444;伏。
  
      许少爷再次向王琛投来询问的目光。
  
      王琛笑了笑,“这才到哪,再擦擦。”
  
      从一开始大家?#23478;?#20026;是废料?#36739;?#22312;出阳绿干青种,许少爷信心大增,知道就算赔?#25165;?#19981;了多少了,他立刻道:“剩下的我来擦,我来擦。”
  
      王琛怕许少爷手抖擦坏料子,主动蹲下身子指着料子道:“待会从这里擦,再往里会擦坏翡翠。”
  
      “好好好。”许少爷心情好了很多。
  
      石老师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知道翡翠在哪?”
  
      王琛带着一股装逼的味道,只说了两个字,“经验。”
  
      经验?
  
      众人想笑,可是一回想到一开始他们觉得是废?#24076;?#21482;有王琛信心满满说有翡翠,他们?#20013;?#19981;出来了,顿?#26412;?#30097;?#27426;?#22320;看向王琛,难道这小年轻在赌石造诣上真的非常牛逼?
  
      他们索?#21592;?#22068;了,静静地看下去。
  
      解石师傅也怕许少爷擦坏料子,在旁边搭手帮忙。
  
      不知道许少爷以前是不是玩过解石,擦料子的时候手还挺稳,他握着砂?#21482;?#25353;照王琛所说的不停地将天窗旁边石屑?#37327;?br />  
      随?#30424;?#31383;处的?#27426;?#21464;大,围观众人眼中的瞳孔也在?#27426;?#30340;缩小着,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24688;?#21988;嗤”的擦石声吸引过去了。
  
      过了大概十五?#31181;?#24038;右。
  
      许少爷已经满头大汗,额头上的汗珠都在滴答滴答往下砸了,可是他眼眸子里全是兴奋,连汗都顾不得擦,不停地擦着。
  
      这块毛料已经?#37327;?#19968;半。
  
      露出大概有半个足球般大小的翡翠。
  
      最关键一点,现在所露出的翡翠颜色和刚才没有什么区别,还是均匀无比,浓郁的绿色在斜阳照射下,就像是刚钻出春泥的青草一样,显得生机勃勃。
  
      “别擦了,许总别擦了。”石老师眼尖,一个健步上前阻止道。
  
      只是他还是晚了一步,人群中有人看见了,徐老板唏嘘道:“?#19978;?#20102;,边缘又出雾了,要是早点停手,这块料子我都敢?#23633;?#19968;百六十万,现在最多一百万上下。”
  
      石老师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还是提醒的晚了,?#19978;?#21834;。
  
      解石师傅笑着说道:“虽然又出雾了,但这块料子这位老板只花了七十万,现在已经赚了。”
  
      许少爷听到喊停的时候已经住手了,他确实也挺累,知道已经赚?#35828;?#26102;候,哈哈大笑地站起身,“小王,神了!你真神了!咱们这块料子真的赚了!”
  
      不少人都在?#19978;А?br />  
      要是没擦出雾价值就更高了。
  
      不过这些玉石商人都没有停?#36141;?#20215;。
  
      那女玉石商人主动道:“这块毛料解的基本差?#27426;?#20102;,刚才徐老板说值一百万,我多出点,一百二十万,卖给我,怎么样?”
  
      人群中刚才一直没说话的一个黑胖子朗声道:“我出一百三十万。”
  
      许少爷心满意足道:“小王,卖了?”
  
      王琛笑眯眯地看看大家,“这块料子嘛……”他故意拉长?#23435;?#38899;。
  
      众人都竖起了耳朵,想听听王琛卖不卖。
  
      “反正都开到这地步了,还不如全部?#37327;?#24403;明?#20384;?#21334;。”王琛说完后看向许少爷,“待会开出来了,你想卖的话就卖,不想卖就带回去。”
  
      许少爷心情大好,手一挥道:“卖。”
  
      女玉石商人连忙道:“要是卖的话优先考?#19988;?#19979;我。”
  
      “还有我。”
  
      “我也是。”
  
      另外又有几个人喊道。
  
      虽然他们明面上都热切不已,笑容也蛮多,?#23548;?#19978;啊,心里把王琛骂了个遍,心说明料和半赌毛料价钱能一样么,全部开出来变成明料价格就透明了,再加上这边那么多虎视眈眈的人,恐怕就算买下来,利润也?#27426;?#23569;了,一个个都觉得王琛太奸诈了。
  
      可是转念一想,之前谁都觉得赌垮了,只有王琛一直坚信会出翡翠,最后不仅出了,还出了这么一大片,他们都觉得王琛就像许少爷说的那样,神了。
  
      甚至还有人在想,这小伙子年纪轻轻,看料子的眼光还真牛逼啊。
  
      就连石老师此刻都转变?#22235;?#22836;,啧啧称奇地看着王琛道:“怪不得你跟我老师能成为朋友,原来在赌石上造诣那么高啊?”
  
      许少爷毫不吝?#30446;?#36190;道:“那是,我小王?#20540;?#26377;个外号叫做神通广大,你们不知道他有多神奇,成,别说了,继续解,我累得动不了了,师傅,你继续帮我擦。”
  
      “好,好。”解石师傅答应了下来,不过他这样的经验老手,此刻也没有立刻擦,而是向王琛征求意见道:“王老师,您看我从哪里擦比较好?”
  
      得。
  
      一不小心哥们儿都成老师了。
  
      其实王琛知道,在这个行?#36947;錚?#21482;要有水平的人都会被人尊重,刚才自己又表现出足够的实力了,被解石师傅尊称为王老师没什么不妥,这是一种尊重的表现,他按照?#19988;?#22312;料子上指了指位置,“就这边接着擦,按照我多年的经验,白雾后面应该还有绿。”
  
      还有绿?
  
      这都出白雾了啊?
  
      要是这一?#25991;?#30495;的再说准了,那就是赌石界擎天巨擘般的存在啊!
  
      围观的人有些不?#22024;牛?#27491;常说来出雾等于到头了,可是王琛刚狠狠给他们所谓的“正常情况”一巴掌,他们怕再被打脸,都没有吭声。
  
      “好。”解石师傅站起来,拿起砂?#21482;?#27839;着王琛指的位置擦了起来,其实他心里也没抱多大希望,只是动作比刚才还谨慎不少,潜意识里面已经觉得王琛这人水平非常高,应该去听。
  
      刚刚擦出两公分左右。
  
      砂轮和毛料接触的边?#25285;?#21448;出现了一抹动人的绿色!
  
      “靠!又擦涨了!”
  
      “看样子是大涨啊!这位王老师真牛逼了!”
  
      人群哗然一片。
  
      解石师傅也不?#20197;?#32487;续了,连忙拿水冲洗一下出绿的地方。
  
      宋老板欣喜若狂地喊了起来,“小崔!小崔!赶紧拿鞭炮过来放!”
  
      小崔急忙冲了进去,这是大喜事啊,今天他们铺子要被王琛弄火了。
  
      许少爷更是哈哈大笑道:“小王,你牛逼透顶了!”
  
      石老师更是一竖大拇指道:“厉害!”
  
      废?#24076;?br />  
      阳绿!
  
      大雾!
  
      再到出阳绿!
  
      这种大起大落,要不是许少爷和王琛都是有钱人,不在乎那么一点点小钱,换成其他人恐怕?#23478;?#24184;福的晕倒过去了!
  
      小崔很快把鞭炮拿了回来,用东西挂好。
  
      宋老板一脸兴奋地对着王琛道:“王老师,您来点吧?”
  
      这赌涨了放鞭炮,历来都是毛?#20185;?#20154;的规矩,而点燃鞭炮的人,一般都是毛料主人,这也是有说法的,就像是舞狮之前给头狮点睛一般,是一件很荣耀的事情。
  
      照理说应该让许少爷点鞭炮。
  
      可是在场的人都明白,这块料子能赌涨,完全是王琛的功?#20572;?#33258;然,他们都不觉得宋老板这么做有什么不?#20303;?br />  
      王琛也?#27426;?#37324;面的规矩,没有客气,点燃了一根香烟吮吸了一下,然后点着了鞭炮,顿时,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在玉石一条街响了起来。
  
      来这边的人都是赌石圈子里的人,听到鞭炮声自?#24187;?#30333;发生了什么,好几个屋子里立刻有人冲了出来,急忙朝着这边?#20384;礎?br />  
      原本宋老板铺?#29992;?#21475;只有二三十个人,这下子好了,一下?#28216;?#20102;上百个人,直接堵得水泄不通了!
  
      后面还有人在拼命地往里挤,想要看看赌出了什么好料子,而有好料子出现,一般都会出售,他们都想拿下来,不拼命才怪呢。
  
      见到店门口挤满了人,宋老板笑得脸上都开花了,吩咐解石师傅道:“赶紧全都解出来。”
  
      “嗳。”解石师傅也很兴奋,一鼓作气将剩下的都?#37327;?#20102;。
  
      整块毛料完全展现在大家面前!
  
      此时不能说是毛料了,应该称之为翡翠球,是的,这颗翡翠球和王琛之前拍卖的那颗有点像,不过?#19978;?#30340;是种水差了很多,中间还有白雾,否则又是一块举世无双的顶尖宝贝翡翠!
  
      但即便这样,好多人还是疯狂了!
  
      “天啊,翡翠球!难得一见的翡翠球!”
  
      “本来中间有白雾是坏事,可这块白雾让整块翡翠看上去更加美观,价?#24403;对觶?#20215;?#24403;对?#21834;!”
  
      “只?#19978;?#36825;是干青种,要是能达到冰种的话,卖上亿都可能啊,如果玻璃种的?#21834;?#22070;,算了,不可能有这么顶尖的料子。”
  
      “嗯,据我所知昨天泰国天宇轩拍卖行拍出过一只高冰种正阳绿翡翠球,足足拍出了一亿三千五百万美元,这只翡翠球差太?#35835;耍?#38646;头都买不到,主要种水太差了。”
  
      是的,这颗翡翠球撑死了也就几百万。
  
      但即便这样,在场的每一个人还是用看神仙般的目光看着王琛,牛逼啊,这人实在太牛逼了,一块废料愣是被赌成了神仙?#24076;?#26368;重要一点,王琛刚才各?#20013;?#35475;旦旦,还主动画线,结果丝毫不差,真的开出了一块价值连城的翡翠。
  
      这一刻,大家看向王琛的眼神彻底变了,包括石老师,如果说擦出半个球的时候,大家觉得王琛是“老师”级别的赌石专家,那么此刻,他们觉得只有“赌石之神”这个称号?#25490;?#24471;上王琛!
  
      “王老师,真是好彩啊,一块大家都认为是废料的石头,还真被你解出了这么大一块翡翠。”徐老板第一个上前道:“我出四百万,您看怎么样?”
  
      女玉石商人立刻接过话头,“王老师,我算是服气你的赌石水平了,我出四百五十万……”
  
      “五百五十万!”人群中响起了黑胖子粗犷的嗓门。
  
      王琛微微一笑,看向许少爷,“你做决定吧。”
  
      “小王,?#29275; ?#35768;少爷两只手都竖起了大拇指摇晃了一下,最后才兴奋的不行转头看向大家,“慢慢来,一个个?#23633;邸!?#35828;着,他还爆了一句粗口,“我这小王?#20540;?#30495;他妈变态,哈哈。”
  
      众人先是一愣,随即都哄然大笑。
  
      可不是么,不是变态能这样解石?
  
      不论怎样,大家知道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王琛露的这一手让大家都服气了,不服都不行啊。
内蒙古十一选五app下载
大乐透第138期预测 湖北快三怎么玩稳赚 皇冠论坛一波中特 海南七星规律图下截 四川快乐12选5定胆 彩票历史查询器 广东南粵36选7走势图 500彩票人工计划群 湖南幸运赛车开户 香港神算盘4887正版 泳坛夺金的玩法 福彩东方6十1开奖号码 彩票辽宁35选7 重庆辜运农场开奖10分乐准 曾道正版资料免费大全年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