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扛著AK闖大明 > 第167章 不分貴賤

第167章 不分貴賤

    從長安街參加完公祭大典,劉鴻漸心情一直有些沉重。
  
      他相信崇禎在宣讀祝文時,眼睛肯定是紅了的,他能感受到,崇禎皇帝對這些逝去英烈的尊重和敬仰。
  
      但最令他壓抑的還不是這些。
  
      泰極否來,天降賢良。
  
      大明鐵士,余烈驅馬。
  
      舊日河山,重歸所仰。
  
      劉鴻漸還記得,當崇禎皇帝呼出這幾句時,周邊諸臣皆是對他投以艷羨的目光。
  
      然而這艷羨,劉鴻漸卻一點不稀罕。
  
      被人仰仗不是好事,被人給予厚望也不是樂事,那意味著更多更重的責任。
  
      想承擔這份責任,這期間不知道要經歷多少腥風血雨、爾虞我詐。
  
      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后名,不可否認,大明有絕頂忠誠于朝廷的英雄,他們也必以此為終極目標。
  
      如果可以選擇,他并不需要這份重擔,這份擔子太重了,一個疏忽就可能面臨滅頂之災。
  
      過了今天,他也才堪堪二十一歲。
  
      回望這一年來,糊里糊涂被老道士一腳踢到這個陌生又熟悉的地方,然后便是身陷囹圄,在老爹和老婆的執著之下,走上了這條注定不平凡的不歸路。
  
      如果他們只是個普通百姓的話,大概他們現在已經跑到南方享福了吧。
  
      唉,世事難料,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這世上雜事瑣事,十之八九是庸人自擾,劉鴻漸決定放下心中的思緒,帶著百多千戶所少年直奔外城而去。
  
      顧然從山西而來的車隊就停在城邊兒,見到劉鴻漸等人前來,顧然打了聲招呼便吆喝馬夫們,跟著劉鴻漸向著西山工地而去。
  
      經過閻應元三人幾天的修整、遴選、分配,工地上的建筑工作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三千民壯被分成了三波,一波用來建造重中之重的綜合研究所,這里以后將是科研中心,專門負責研發諸多器具,包括軍用,也包括民生。
  
      另外一波負責建造更加緊急的溫棚,閻應元從嘉疏署找來了幾個專門負責給崇禎種菜的老師傅。
  
      溫棚以琉璃為頂,四周土墻和下方中空,以炭火供暖,負責培育土豆和番薯。
  
      琉璃十分昂貴,為了節省開支,每個溫棚只在頂部留出不大的空當,而有了無煙煤,炭火也可以省不少銀子,唯一的難出便是如何恒溫。
  
      如果有塑料布就好了,唉,劉鴻漸不無惡意的想。
  
      好在他的面子夠大,跟宮里打了個招呼,直接把幾個老師傅要了過來,專門負責溫棚供暖,倒是省去了不少事。
  
      除卻研究所和溫棚,第三波人負責在溫棚以南建造住宅,五百個匠人加班加點干的不亦樂乎。
  
      原因很簡單,在這里不僅吃喝管飽,還沒有動不動便打罵抽鞭子的衙役。
  
      受夠了工部工坊里衙役的欺辱,即使這里目前還是一片荒蕪,大伙兒也是干的熱火朝天。
  
      工地以東是搭建的一排排帳篷,三千民壯和五百匠人皆暫居于此。
  
      萬歲山千戶所的少年們除卻日常的訓練,便是在工地輪值,他們也全部是窮苦出身,自然對這些民壯和匠人生出好感。
  
      不少少年還與這些苦力家中有熟識之人,偶爾還能扯上幾句。
  
      “侯爺來了,侯爺來看我們了!”不知是誰先喊了一句。
  
      工地上不少人皆是向著那人所指的方向看去。
  
      劉鴻漸打馬先行,身后千戶所的衛隊緊隨其后,來到工地邊上。
  
      “侯爺萬福!”不論是民壯還是匠人,皆是情不自禁的向著劉鴻漸叩頭拜謝。
  
      “諸位快快請起,這大冷天怎的還在勞作,本候記得給你們檔頭打了招呼了,除夕準許你們回家過年月銀照付,可是檔頭故意欺瞞你們?”
  
      劉鴻漸下了馬來,走到匠人身邊朗聲說道。
  
      “侯爺錯怪閻檔頭了,昨日閻檔頭已經告知我們可以回家過年,但……家里也是家徒四壁、布衾不暖的,倒不如在這里呆著,干點活兒暖和暖和。”
  
      一個匠人苦笑著向劉鴻漸說道,其實是大多數人家里根本揭不開鍋了,在這里干點活計,至少還能剩下一個人的吃食。
  
      閻應元得知侯爺前來,也是趕緊丟下手頭的事務趕來。
  
      “大人怎么今日前來,不是說今日朝廷要公祭嗎?”閻應元忙活壞了,三個大工地,數千人都要他來張羅,大冷天的也熱出了一身汗。
  
      “嗯,公祭結束了,閑著沒事就來這里看看,老閻,賬上的銀子還夠支用嗎?”劉鴻漸出聲問道。
  
      “回大人,前些天您派發的叁拾萬兩銀子,向工部、戶部采買一應器械、材料等共用去十萬余兩,購置糧食等又用去四萬余兩。
  
      如今賬上還寬裕,足足有十五萬兩呢!”閻應元本就是管賬高手,對這些數字了然于胸,脫口而出道。
  
      “嗯,那就給這些匠人、民壯提前把本月的月銀發放了吧,讓大伙兒也過個好年!”
  
      劉鴻漸想都沒想,直接說道。
  
      三千民壯月銀五錢,五百匠人按照之前之前定的規矩分了等級,可即使如此一個月的月銀也不過數千兩,對于目前還財大氣粗的劉鴻漸來說,九牛一毛。
  
      “謝侯爺!”
  
      “侯爺大恩,小的一家終身不敢忘!”
  
      諸多的民壯和匠人簡直不敢相信他們的耳朵,他們才在這里干了沒幾天活兒。
  
      特別是這些苦哈哈的匠戶,他們終其一生,幫官老爺家做事也沒拿到過一錢銀子,而面前的侯爺不僅給銀子,還提前一個月便發放。
  
      這如何不令他們吃驚,接著便又是齊齊的拜倒。
  
      這年月,一兩銀子便是救命錢啊。
  
      “老馮,今兒是除夕,著人去城里買些酒來,晚上讓廚子給大伙兒們做些好吃食!”劉鴻漸對馮敦厚道。
  
      隨隨便便的一句話,自劉鴻漸口中說出。
  
      畢竟工種不分貴賤,以一個后世人的價值觀來看,不論是工地上的民工,還是工廠里的工人,亦或是辦公室里的白領。
  
      皆是靠著自己的本事生活,沒了民工,誰給你蓋房子?沒了工人,你身上穿的、手里用的,又從何處來?
  
      然而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不少民壯、匠人皆忘記去歡呼,反而眼圈有些泛紅。
  
      “忒!這怎么還哭上了,好日子在后頭等著你們呢,都給本候爺好好干!”劉鴻漸最受不得這些,這大過年的。
  
      “有氣力的,看到那些馬車沒,都給本候卸煤去,卸不完沒飯吃!”敢情非得裝出一副兇神惡煞的樣子來,這些民壯才適應似的,這真是……
  
      “卸煤去嘍!”
  
      “走走走!”
  
      一大群人吆喝著向馬車沖去。
  
      “鐵匠和鑄匠都給本候過來,有事交代!”
  
      煤自然是要利用起來的,不僅要自己用,還要推廣到千家萬戶,這就不得不趕緊打造出一把神器來。
  
      劉鴻漸捏著手里的圖紙,指著一群熱情的匠人說道。
  
      PS:求訂閱、求打賞,寒寒已備好泡面和煙,能更多少看諸位的了。
  
      

Ps:書友們,我是行者寒寒,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内蒙古十一选五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