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網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206還牙
<>“何太傅來了!”
  
  這時,一個藍衣宮女在門口提醒了一句。
  
  其他的公主、姑娘都已經坐了下去,唯有端木緋鶴立雞群地站在書案后。
  
  見周圍不少人都朝自己看來,端木緋從容不迫地坐了下去,目不斜視。
  
  幾乎在她坐下的那一瞬,何太傅就不疾不徐地負手進來了,步履間透著幾分閑云野鶴的感覺。
  
  眾人給何太傅行了禮后,何太傅的目光就直接看向了坐在第三排的端木緋,臉上露出和煦的淺笑,溫和地問道:“端木四姑娘,你的字可寫好了?交一張你覺得最好的,我來看看。”
  
  端木緋俯首再次看向自己跟前那張染了大半墨跡的澄心堂紙,這澄心堂紙光潤細薄,堅潔如玉,可謂一紙千金。
  
  如此堪稱一絕的一張好紙就被某些人給污了,真是暴殄天物!
  
  很顯然,這份作業是交不上去了……
  
  端木緋眸光微閃,抿了抿小嘴。
  
  見端木緋沒說話,何太傅皺了皺眉,嘴角的笑意一下子消失殆盡,原本和善的臉龐也變得嚴峻起來,顯得冷凝而又肅然。
  
  “端木四姑娘,你莫不是沒寫?”何太傅直接問道,眸中的一抹不快一閃而逝。
  
  四周一片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那些伴讀皆是半垂眼簾,心知要是端木緋交不出作業,怕是要挨訓了。
  
  端木緋初來乍到,自然是不太了解幾位太傅的性子,不像她們都知道得七七八八,比如剛才那位張太傅性子古板刻板,上起課來也無趣乏味得很,可是為人處世,一貫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要不出格,就由著大家去。
  
  而這位何太傅別看平日里性子溫和得很,遇事卻是極為較真,一旦你犯了他的忌諱,便是皇室公主、宗室貴女,他也照訓照罵不誤,曾經三公主仗著圣寵為此去找皇帝告狀,反倒還被皇帝好生訓了一通,斥她嬌氣,不懂尊師重道云云。
  
  舞陽和涵星朝端木緋的方向望了一眼,又彼此看了看。別人不知道,她們倆是親眼看著端木緋寫完了那張字,才一起出去玩毽子的。
  
  舞陽正要開口,就聽端木緋從容不迫地對著張太傅朗聲道:“太傅既然想看我的字如何,我當然要當面寫才好。”
  
  說著,她隨手藏起了原來那張,又鋪了一張澄心紙,接著就從容不迫地重新開始磨墨,心神很快就沉淀了下來。
  
  不管那張紙上的墨是誰潑的,現在自己交不了作業是事實,端木緋也不會去強辯或訴說自己的委屈,對她來說,這潑墨之人能污了一張紙,卻壞不了她的字。
  
  她的字是她自己的!誰也毀不了!
  
  端木緋自信從容地勾起了嘴角,精致可愛的小臉上梨渦淺淺,俏皮可愛。
  
  舞陽和涵星雖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看著端木緋嘴角的那抹笑意,就忍不住也跟著笑了。
  
  她們這位緋妹妹啊,每次這么笑時,就代表著她又要“大顯神通”了。
  
  舞陽和涵星不禁饒有興致地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眸底閃過一道亮光,期待而又興奮。
  
  何太傅微微挑眉,仍舊板著一張臉,朝端木緋走了過去。
  
  端木緋熟練地磨好了墨,墨香再次縈繞四周。她滿意地勾唇笑了,接著又重新取了一支狼毫筆,沾了墨后,沉著地落下筆……
  
  何太傅很快走到了端木緋身旁,隨意地俯首去打量著她的字,這一看,卻是不由怔住了。
  
  她寫的是一手簪花小楷,這一點,何太傅并不意外,簪花小楷因其娟秀逸麗,為不少閨秀才女所追捧喜愛。
  
  但是,大部分的閨秀寫的簪花小楷只有形而無骨。
  
  說穿了,就是花花架子而已。
  
  那些個門外漢多只以為簪花小楷好看,小楷又較大字好寫,卻不知道要寫好一手簪花小楷不易。
  
  書法沒有捷徑可走,不能速成,不能拔苗助長。
  
  要練好小楷,須得先練篆書,練筆力心力;再練隸書,練提按頓挫;接著練楷書,練結體勻稱;之后才能練小楷,練心思細密。
  
  每種字體各練兩年,八年許能有“小成”。
  
  因此,但凡小楷大家,必然是書法大師,唯有落筆到了駕輕就熟的境地,才能在一紙方寸之間,手心相應,收放自如。
  
  而端木緋這手簪花小楷已絕非“小成”兩個字可以形容。
  
  偏偏這個端木家的四姑娘看著才十來歲而已,即便是她從三、四歲開始練起,也很難達到她現在的功力。
  
  有的人在某些方面天生就具備其他人所沒有的才華,她練一天,抵得上別人練十天,一年之功抵得上別人十年,這種人被稱為“天縱奇才”,可謂是上天的寵兒了。
  
  何太傅的目光漸漸地從端木緋的字移到了她那張沉靜專注的小臉上,小姑娘俯首看著案上的那張澄心堂紙,濃密長翹的眼睫隨著那半垂的眼簾投在眼窩上,留下一片淡淡的陰影,眼眸如一汪清泉般清澈幽靜。
  
  何太傅目光怔怔,心情有些復雜。
  
  他有生之年,除了溫無宸,還沒見過幾個天縱奇才。
  
  須臾,端木緋落下角落里的最后一點后,完美地收筆了。
  
  她隨手把狼毫筆放在了一旁的青花瓷筆擱上,滿意地打量著紙上的那幾行字。
  
  這一次,她沒再留有余力,寫得十分暢快,感覺如同肆意長歌了一番般,渾身一輕,通體舒暢。
  
  端木緋微微勾唇,眸子亮晶晶的,帶著一抹自信與傲然。
  
  不管那個毀了她作業的是誰,她要讓對方知道她的字可不是區區一灘墨可以摧毀的,她要讓對方知道她們之間有著無法跨越的溝壑,對方永遠只能仰望她,追逐她,卻永遠無法超越她!
  
  “何太傅,我寫好了。”端木緋歪著可愛的小臉看向了何太傅,脆聲道。
  
  何太傅與她四目相對,看著她那烏黑的眸底毫不掩飾的自傲,嘴角也饒有興致地翹了起來,眼神中又泛起了一抹笑意。
  
  他不討厭自傲的人,只要對方有真才實學,有她自傲的本錢,再說了,這年紀輕輕的小姑娘家家,何必把自己搞得一個死氣沉沉的老頭子一般。
  
  “妙。”何太傅笑著撫手贊道,“可謂‘碎玉壺之冰,爛瑤臺之月,婉然若樹,穆若清風’。”
  
  這幾句話贊的是衛夫人的簪花小楷,在場的幾位閨秀也不乏習簪花小楷之人,一聽皆是臉色一變,沒想到何太傅居然把這么高的評價贈與了端木緋。
  
  何太傅平日里性子還算溫和,只要她們的功課過的去,他也不會為難她們,大部分時候,她們聽到的評價不過兩個字:“尚可”。
  
  這還是她們第一次從他嘴里聽到這樣的溢美之詞。
  
  這個端木緋何德何能!
  
  幾個伴讀暗暗地彼此交換著眼神,眼底有不服。
  
  何太傅感受到四周那古怪的目光,淡淡道:“大家也過來看看端木四姑娘的簪花小楷吧。”
  
  四周的幾位公主與伴讀紛紛起身,三三兩兩地圍了過來,簇擁在端木緋那張書案的四周,之后,周圍靜了一瞬,只聽涵星嬌聲贊道:“緋表妹,你這張字寫得更好了!”
  
  聞言,何太傅似笑非笑地勾了下唇,不動聲色地捋了捋胡子。
  
  他也看到了書案上端木緋之前用過的另一支筆,隱約猜到她之前應該寫過一張字,卻沒有拿出來……為何呢?
  
  何太傅看也沒看周圍的那些伴讀,無論這里曾經發生了什么,他都沒有興趣知道。
  
  在他看來,實力才是讓人心服口服最好的武器。
  
  周圍一片死寂,好幾個姑娘皆是直愣愣地看著端木緋身前的那幅字,臉色各異,震驚、欽佩、嫉妒、不甘等等的情緒交錯在一起,讓氣氛越發復雜了。
  
  何太傅對于京中閨秀沒什么了解,但是在場的閨秀都聽聞過端木緋下得一手好棋,彈得一手好琴,沒想到她的字也如此卓絕精妙。
  
  那一筆一劃之間韻味自成,如果說她的字是一個正值芳華的少女,桃之夭夭,灼灼其華,那么她們的字就像是五六歲的頑童般,垂髫小童,乳臭未干。
  
  廳堂里一片寂然無聲,只聽那窗外庭院里的風吹枝葉聲不時響起,襯得這里更靜了。
  
  等姑娘們各歸各位后,書法課又繼續開始了。
  
  然而,端木緋很快就后悔了,比起那位張太傅,這位何太傅實在不是什么老實人,他后來干脆就借著教簪花小楷為名,使喚起端木緋,讓她對照著《筆陣圖》一筆一劃地寫給眾人看。
  
  “橫”,如千里陣云,隱隱然其實有形。
  
  “點”,如高峰墜石,磕磕然實如崩也。
  
  ……
  
  等一個時辰后,一堂課終于結束了,端木緋的小手酸得連茶盅都快端不住了,在心里默默地再次為自己掬了把心酸淚,她怎么跑宮里來上課了呢!
  
  令她勉強覺得欣慰的是,公主們的功課沒有皇子多,上半日也就夠了。
  
  送走了何太傅后,姑娘們皆是長舒一口氣,今日的課程總算是結束了,接著,舞陽就吩咐宮女去御花園的汀蘭水榭擺午膳。
  
  通常幾位伴讀會和公主一起用膳,等到膳后,再各自回府,又或者留在宮里繼續陪公主讀書玩耍。
  
  出了上書房后,幾位伴讀就簇擁著舞陽和涵星朝御花園的方向走去,有說有笑。
  
  涵星一邊步履輕快地往前走著,一邊找端木緋取經,問她是如何練字,聽說端木緋每天早上用了早膳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練字,風雨無阻,寒暑如一日,涵星就覺得意興闌珊,吐吐舌頭,搖頭道:“練字最枯燥無趣了,算了算了,反正本宮的字能得太傅一句‘尚可’就夠用了。”她一副心無大志的模樣。
  
  “涵星,瞧你這沒出息的。”舞陽在一旁笑著調侃了一句。
  
  涵星不以為意地笑得更歡了,跟著,她又想到了什么,忽然問端木緋道:“緋表妹,你之前在上課前不是寫好了一幅字,怎么又想到重寫一幅了?”
  
  話落之后,四周靜了下來,后方原本在說笑的幾位伴讀也靜了一靜。
  
  端木緋揚了揚那粉潤的嘴角,似真似假地說道:“涵星表姐,我寫的第一張沒發揮出我實力的一半,我越看越不滿意,就干脆重寫了一張……如此,才能讓太傅看到我的聰明才智。”
  
  她的語氣笑吟吟的,透著一分意有所指,兩分玩笑,三分自傲。
  
  “是啊,緋表妹,你最聰明了!”涵星被她逗得“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抬手好像摸小奶貓似的,摸了摸了她柔軟的發頂。
  
  一旁的舞陽眸光一閃,若有所思。涵星一貫嬌氣,沒心沒肺,所以被端木緋輕描淡寫地帶過了這個話題,可是舞陽卻沒那么好糊弄。她自小在宮中也見了不少勾心斗角,隱約能猜到她們踢毽子時在上書房里可能發生了什么……
  
  “端木四姑娘,你可真有趣!”一位穿著櫻草色襦裙的姑娘掩嘴輕笑著,插嘴說了一句。
  
  她是涵星的伴讀,李翰林府上的李二姑娘。
  
  “我與令姐端木二姑娘有幾面之緣,倒是初次見著姑娘。”李二姑娘的語氣中帶著一抹試探的意味。
  
  “是啊,端木四姑娘,你怎么不多進宮來玩玩?我們也好跟你學學寫字。”另一個穿鵝黃色褙子的姑娘也接口道。
  
  這兩位姑娘給涵星做伴讀有兩年了,也知道從前和涵星關系最好的表姐妹明明是那個端木家的二姑娘端木綺,可是不知不覺中,竟然就變成了這位端木四姑娘。
  
  不僅如此,這位端木四姑娘還與大公主舞陽也處得這般好,讓她們此刻想來還覺得有幾分不可思議,只覺得這位端木四姑娘怕是不簡單。
  
  在四個伴讀心思各異的目光中,端木緋還是笑瞇瞇的,笑得甜甜。
  
  “我這個人啊,最大的缺點就是懶散,常常都要勞煩舞陽姐姐和涵星表姐出宮找我玩……”她玩笑地說著,半真半假。
  
  四個伴讀又是笑臉一僵,覺得這位端木四姑娘真是大言不慚,令人覺得無話可說啊。
  
  舞陽不動聲色地打量著身旁的這四個伴讀,眸底閃過一道冷芒,嘴角還是噙著一抹淡淡的笑意。
  
  等姑娘們來到汀蘭水榭時,宮女們正好擺好了午膳,時間抓得剛剛好。
  
  這一頓午膳用的是賓主皆歡,之后,那四個伴讀就告退了,紛紛出了宮。
  
  端木緋、舞陽和涵星三人坐在水榭里,喝著熱茶消食,賞湖賞花,很是愜意。
  
  “大皇姐,緋表妹,今天天氣這么好,干脆我們……”
  
  涵星正想提議出宮去半月湖玩耍,可是話說了一半,戛然而止,秀氣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神情中透著幾分不虞。
  
  端木緋和舞陽順著涵星的目光望了過去,只見不遠處一道火紅色的窈窕倩影正昂首闊步地走向一廊之隔的清芷水榭,對方那走路的姿態與大盛閨秀截然不同,哪怕沒看清對方的長相,她的名字就自然而然地浮現在了三個姑娘心中——
  
  皇貴妃耶律琛。
  
  “哼!”涵星撇開了小臉,沒好氣地嬌聲道,“真是倒霉。”她一臉氣呼呼的樣子,腮幫子鼓得好似金魚般。
  
  照理說,皇貴妃是長輩,涵星應當上前行禮,不過涵星一向任性,只當自己沒看到。
  
  然而,下一瞬,她卻發現舞陽和端木緋已經起身,沿著兩個水榭之間的水廊,朝著清芷水榭走了過去。
  
  涵星根本就來不及叫住她們。
  
  耶律琛隨意地在清芷水榭中挑了個位置,倚欄而坐,她身旁的一個北燕侍女守在水榭外。
  
  耶律琛環視著四周的美景,很快,她就注意到了朝她走來的舞陽和端木緋,那雙褐色的眼眸露出一抹淡淡的興味。
  
  “皇貴妃,真巧啊。”舞陽信步走到近前,也沒有行禮,對著耶律琛挑眉一笑。
  
  “大公主。”耶律琛抬眼看著舞陽,看也沒看一旁的端木緋一眼,笑得意味深長,“大公主身子不適,怎么不在鳳陽閣里多歇息歇息養好了身子,也免得皇上為大公主擔心。”
  
  耶律琛的每一句話聽著都沒什么問題的,仿佛再正常不過的寒暄,但是由她說來,話中卻似是透著一絲若有似無的嘲諷。
  
  舞陽粲然一笑,又道:“皇貴妃,我們大盛有一句俗語,來而不往非禮也。本宮怎么也要謝謝皇貴妃你的‘饋贈’才是。”
  
  舞陽在“饋贈”二字上加重音量,把一個銀紅色的扇形香包遞向了耶律琛。
  
  舞陽微微笑著,一眨不眨地看著耶律琛,耶律琛也同樣一眨不眨地回視,二人的目光在半空中激烈地碰撞在一起,火花四射。
  
  一個在問:本宮的回禮你可敢收下?
  
  另一個在答:有何不敢!
  
  耶律琛紅艷嫵媚的嘴角一勾,勾魂的眼眸也隨之微微挑起,隨手拿過了舞陽手中的那個香包,意思是,你的挑戰她接下了!
  
  耶律琛霍地站起身來,隨手撣了撣華美的衣裙,漫不經心地說道:“這人一多,御花園的空氣也污濁了起來,我還是回景仁宮吧。”
  
  耶律琛再也沒看舞陽和端木緋,直接帶著侍女又離開了清芷水榭。
  
  舞陽和端木緋靜靜地站在原地,目送耶律琛的背影閑庭信步地走遠了,二人的眸子皆是亮得驚人,光華燦亮。
  
  耶律琛哪怕不回頭,也能感受到舞陽的目光如芒在背,卻是從容依舊,心道:這位大盛大公主看起來嬌滴滴的,倒是個心氣足的。
  
  想著,耶律琛那雙充滿異域風情的眸子里閃著一抹野獸般的銳利。
  
  本來,耶律琛之所以向皇帝提出讓舞陽和親,倒也不是針對皇后和舞陽,只是因為舞陽是大盛的嫡長公主,最尊貴,然而,皇帝沒同意,皇后又激烈地反對,話語之中說得是義正言辭,卻其實難掩對北燕的輕蔑和不屑。
  
  所以,耶律琛就決定出手給舞陽一個小小的教訓,也同時是給皇后的回敬……
  
  耶律琛眸中一片幽暗,嘲諷地看向了手中的那個香包,舞陽這是想給自己一個下馬威?
  
  她抬手把香包放到鼻尖,隨意地聞了聞,譏誚地一笑,隨手就丟了。
  
  耶律琛毫不停留地回了景仁宮,一進院子,便是一溜的宮人俯身行禮:“皇貴妃娘娘。”一個個誠惶誠恐,都不敢抬頭直視耶律琛。
  
  一進大門,耶律琛就不耐煩地甩掉了腳上的鞋子,赤腳走在了地上,整個景仁宮的地面上都鋪著柔軟的羊毛地毯,走上去悄無聲息。這是皇帝特意為這位寵愛的皇貴妃所鋪設的。
  
  耶律琛熟門熟路地拐進了東偏殿中。
  
  里面布置得高貴華麗,靠墻的多寶格中擺滿了各式珍寶,什么郎窯紅釉穿帶直口瓶、七彩嵌寶金杯、紅寶石梅壽長春盆景、青玉云龍紋爐等等,看得人眼花繚亂。
  
  東側放在一座六扇紫檀邊座嵌玉石花卉寶座屏風,色彩眩麗,屏風后的角落里放著一個掐絲琺瑯雙立耳銅香爐,一股青煙從香爐中裊裊升騰,在空氣中彌漫開來,那香味清雅怡人。
  
  耶律琛隨意地在屏風后的貴妃榻上一歪,姿態慵懶隨意。
  
  “皇貴妃娘娘,皇上剛剛又賞了一個紅珊瑚枝琥珀山子盆景給娘娘。”一個著鐵銹色褙子的老嬤嬤恭敬地對著耶律琛屈膝行禮,她身旁的一個宮女手里捧著那個紅珊瑚盆景,那鮮紅的紅珊瑚、深紅色的琥珀以及青翠的山石形翡翠彼此相映成趣,文雅如畫。
  
  耶律琛令宮女將那個紅珊瑚盆景放在一邊,神色慵懶地隨手在那珊瑚盆景上摩挲了兩下,有些心不在焉。
  
  另一個宮女很快就端上了一盅奶子上來,耶律琛不喜喝中原的茶水,因此景仁宮中多備的是溫水、奶子,或者北燕的奶茶等等。
  
  耶律琛飲了口杯中的奶子后,又一人悄無聲息地進來了,是她從北燕帶來的另一名侍女寶音。
  
  耶律琛隨意地揮了揮手,屋子里的其他人就都退了下去,只留下了她和寶音。
  
  “五公主,”寶音對著耶律琛抱拳行了北燕禮,以北燕語說道,“剛剛奴婢收到了述元帥遞來的消息,說是大盛皇帝已經同意割讓北境的華磬城給北燕,作為和談的附屬條件。”
  
  耶律琛仍舊神色淡淡,沒有因為這區區一個城池而有絲毫動容。
  
  “大盛皇帝以為就用這些個東西就可以彌補二王兄的死了嗎?!”
  
  耶律琛嘴角勾出一抹嘲諷的弧度,對于這自以為是的大盛皇帝不屑一顧。
  
  無論是耶律琛,還是述延符,都早就懷疑耶律輅的死不是意外,大盛皇帝一次次地對北燕低頭無疑證明了這一點。
  
  真真是做賊心虛,此地無銀三百兩!
  
  耶律琛瞇了瞇眼,轉頭又朝一旁的紅珊瑚盆景看去,看著那鮮紅如雪紅珊瑚,眸底幽沉幽沉,似有一層陰霾彌漫在其中。
  
  “我們大燕的勇士就算沒有死在戰場上,也不能白白地死了,大盛皇帝想用一座城就一筆勾銷,沒那么容易!”耶律琛盯著那紅珊瑚盆景,似是自語道。
  
  那赤紅色的紅珊瑚倒映在她褐色的瞳孔中,映得她的眸子一片紅,似是眼眶發紅的悲痛,又似血般的殺氣。
  
  她的情緒似乎有些激動,胸膛一陣劇烈的起伏,“咳咳”地咳了兩聲。
  
  “五公主節哀順變。”寶音在一旁溫聲勸了一句,“保重身子,二王子就靠您給他報仇了。”
  
  耶律琛深吸一口氣,情緒稍稍冷靜了些許。她輕撫著小腹,喃喃道:“等生下皇子,我就要大盛皇帝履行諾言,立這個孩子為太子!”
  
  那么將來,他們北燕與大盛就永遠有了牽扯不開的牽絆!
  
  “咳咳咳!”
  
  耶律琛又低低地咳嗽了幾聲,寶音有些擔憂地看著她,“五公主,您可是著涼了?要不要喚大盛的太醫……”
  
  寶音眉頭緊皺,明明一個時辰前,五公主還好好的,精神好得很,難道是剛剛去御花園散步的時候,吹了風,著了涼?
  
  耶律琛眉宇深鎖地搖了搖頭,她并不信任大盛的太醫。
  
  “五公主,那喝點奶子潤潤嗓吧。”寶音急忙把奶子捧到了耶律琛的嘴邊。
  
  耶律琛只沾了唇,喉頭又是一陣發癢。
  
  “咳咳……”
  
  “咳咳咳……”
  
  她又劇烈地咳嗽了起來,越咳越厲害,越咳越瘋狂,連臉頰也咳得通紅,仿佛要把五臟六腑咳出來似的。
  
  “五公主。”寶音緊張地輕拍著耶律琛的背,總覺得耶律琛有些不對勁。耶律琛身子康健,很少生病,就算是偶染風寒,也就是咳嗽幾天的事,何曾這樣撕心裂肺過!
  
  “我……咳咳……”
  
  耶律琛輕撫著自己的胸口,整個人不僅是激烈地咳嗽著,連呼吸都越來越急促,喉頭發出濃重的喘氣聲。
  
  “呼——呼——呼——”
  
  一聲比一聲沉重,一聲比一聲濃厚,一聲比一聲艱難。
  
  隨著她的呼吸越來越艱難,她的臉色又由紅轉白,由白轉青……
  
  耶律琛感覺像是有什么堵在了她的喉頭,又像是有一塊巨石壓在了她的胸口般,每一下呼吸都變得如此費力,如此艱難。
  
  “快……叫……”耶律琛幾乎用盡全身的力氣說道,想讓寶音叫太醫。
  
  寶音看著耶律琛的樣子越來越不對,也更急了,這要是耶律琛今天有個萬一,那么……
  
  寶音簡直不敢想下去,嘴里高喊起來:“太醫!快去找太醫!”
  
  偏偏剛才那些宮人都被耶律琛打發了下去,寶音咬了咬牙,道:“五公主,奴婢這就去叫太醫。”她提著裙裾連忙沖了出去,嘴里反復用大盛話叫著“太醫”。
  
  耶律琛看著寶音挑簾出去的背影,感覺身子越來越難受,因為呼吸艱難,她的眼前開始發黑,意識漸漸朝黑暗飄去……
  
  她這是怎么了?!
  
  等等!
  
  耶律琛忽然雙目一瞠,耳邊回響想剛才舞陽的那句話:“皇貴妃,我們大盛有一句俗語,來而不往非禮也……”
  
  砰砰!砰砰砰!
  
  耶律琛的心跳瞬間加快,心底浮現某種可能——
  
  難道說是舞陽對自己動了手腳?!
  
  不可能的吧?耶律琛隨即又在心里否決了這個猜測,她明明已經扔了那個……那個香包了啊!
  
  “呼——呼——”
  
  幾息之間,她的呼吸又變得更艱難,如同破了的風箱,出氣多進氣少……
  
  她的渾身越來越涼,越來越涼,手腳都仿佛不是自己的了……
  
  難道她要死了?!
  
  屋子里只有她一人,沒有人回答她心中的疑問,耶律琛心中的恐懼越來越大。
  
  不,不會的!
  
  耶律琛的嘴巴動了動,想叫人,可是喉頭根本什么聲音也發不出來。
  
  她的雙目幾乎瞪到了極致,一股讓她完全無法抵抗的黑暗襲來,她兩眼一翻,一下子失去了意識……
  
  她的耳邊似乎遠遠地傳來寶音驚恐的喊叫聲:“五公主!”

Ps:書友們,我是天泠,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内蒙古十一选五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