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劫主 > 第二百六十二章 毕竟还是修行为重

第二百六十二章 毕竟还是修行为重

“我要你们,去帮我做一件大事!”
  
  也就在四天之前,方原带七宝雷树逃到了定鼎山,引去了乌迟国上下所有?#35828;?#30524;光之时,乌迟国小?#39318;?#20498;是忽然落得了一个轻松,此前盯着他的大部分力量,?#23478;?#32463;去?#20998;?#26041;原了,而到了这时,他便也骑着那只狻猊,从蛮山之中逃了出来,第一个去处,便是火云岭。
  
  火云岭门主许清盈与李长老见了小?#39318;櫻?#33258;然是大吃一惊,因为就算是他们,也隐隐的猜到了小?#39318;?#36825;一次出行,似乎并不简单。从那阵师炼死了宫里来的赵公公,然后带着他离开之后,短短数日之间,已经有数批高手赶到了蛮山,明显便有?#36824;?#23376;风云突变之兆!
  
  而在这种情况下,她与李长老?#23478;?#32463;做好了弃山而逃的准备。
  
  而如今,小?#39318;?#31361;然现身,更是让他们心下惴惴,不知福祸。
  
  “这件事,定然?#34892;?#20982;险,可也?#27426;?#20250;让你们得到足够的回报……”
  
  小?#39318;?#31070;情?#38505;?#30340;看着许清盈,半晌之后,又加了一句:“另外,方先生告诉,如果我来找你们的时候,你们心里?#34892;?#29369;豫不决的话,便让你想想他之前告诉过你的一句话!”
  
  “一句话?”
  
  许清盈微微一呆,旋及心里一颤。
  
  她想起了方原来到了火云岭的第一天对她说的话:“我不是一个喜欢让人吃亏的人!”
  
  换句话来说就是:听我的,不会吃亏!
  
  李长老正在那里欲言?#31181;梗?#24819;劝许清盈不要掺与到与?#39318;?#26377;关的浑水里去,许清盈却忽然间笑了起来,她向着小?#39318;?#30408;盈一福,声音清脆的道:“有何事效劳,请小?#39318;?#31034;下!”
  
  “立时召集众高手,赶往乌迟国都,然后一切听我号令!”
  
  小?#39318;?#35828;的极是干脆,咬破手?#31119;?#25749;下衣襟,写了一副血旨,给了许清盈。
  
  而后,他便又乘狻猊而去,赶向了巨蛟门。
  
  巨蛟门之后,他去找?#22235;?#32676;守护着自己的姬妾,这些姬妾其实都是她母后担心他的安危,从玲珑宗调了出来保护他的,对他倒确实忠心耿耿,只是实力弱些,而玲珑宗的宗主,在妖妃出现之后,见其一手遮天,不敢得罪她太深,也只能派出这等修为不高的弟子来相助。
  
  ?#36824;?#36825;一次,小?#39318;?#21364;直?#26377;?#20102;一封血书,命人送给玲珑宗的大长老。
  
  做罢了这一切,他最后直往乌迟国都而去。
  
  到了都城,小?#39318;?#20415;直奔乌迟国的一方显贵世家,这一方世家姓?#24076;?#20854;家主乃是当朝孟太师,虽然修行不曾有成,但却是处理政事的重要人物,更重要的是,小?#39318;?#30340;母亲也姓孟。
  
  这皇都孟家,正是他母后的出身的家族。
  
  然后入了孟家之后,小?#39318;又?#22868;孟家家主,乌迟国太师的书房而去。
  
  入了书房,他直接跪下,一言不发,取出了一物……
  
  那是他母后的人皮!
  
  乌迟国孟太师见到了这张人皮,堂堂筑基修为,却显些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他的?#25104;?#21464;幻不停,一时阴冷,一时愤恨,一时恐惧……
  
  到了最后时,他狠狠的抹去了脸上的泪痕,沉声道:“你想做什么?”
  
  小?#39318;犹?#36215;了头来,咬牙道:“你知道我要做什么!”
  
  孟太师?#25104;?#37117;变了,阴晴?#27426;ǎ?#21322;晌才道:“我听说了定鼎山之事,也知道吕妃下令,已经将宫里的高手尽数调走,就连父皇也赶往定鼎山去了,我也曾猜测那是不是你找来的帮手布局,但是没用啊,乌迟国高手如云,你父皇又修为深厚,区区阵师,能帮你什么?”
  
  小?#39318;犹?#36215;了头来,冷声道:“谁说是先生要帮我了?”
  
  他看着孟太师的眼睛,道:“先生一开始就说的很清楚,他帮不了我,能帮我的只有自己,如今,他以自己为饵,将那些?#35828;?#22312;了定鼎山,便是在给我创造一个帮自己的机会!”
  
  孟太师满面犹疑:“你……”
  
  小?#39318;?#30340;?#25104;?#21017;显得难以形容的坚毅,稚嫩的面孔在烛火映照下倒显现出了深深的轮廓,声音低低道:“先生说的对,我与其求着他来救我,不如自己救自己,只有我夺?#35828;?#20301;,才能下诏命四方藩镇与八大将守出手斩那妖妃,才能真正的解了乌迟国这方灾劫!”
  
  孟太师面色沉重,道:“三大金丹面前,你那先生……能撑得几时?”
  
  小?#39318;犹?#21040;了“三大金丹?#22868;?#20010;字,?#25104;?#20063;是一变。
  
  但过了半晌,他却缓缓的抬起了头来,道:“我相信先生!”
  
  孟太师沉默了下来,很明显,他不信!
  
  小?#39318;?#20498;是忽然笑了起来,望着孟太师,自己的舅公,笑道:“最关键的是,我回了都城第一件事,便是来找舅公你闭门密?#31119;?#36824;带了我母后的……你可以帮我,也可不帮我,但你最好想想,在我离开之后,你就算想洗清这里面的关?#25285;?#36824;有可能洗?#20204;?#26970;吗?”
  
  孟太师眼神忽然凝重了起来。
  
  第二日一早,小?#39318;?#38543;孟太师回宫,说是受吕妃之命,自愿回宫接受禁足,宫内此时空虚无人,诸般高手皆不在,无人生疑,走至正德殿时,小?#39318;?#21457;一声喊,孟太师随从之中,火云岭、巨蛟门、玲珑宗以及各般高手齐出,很快便将吕妃手下?#35828;?#26432;个干净,控制皇宫。
  
  而后,在诸仙门庇护之下,小?#39318;?#31435;诏?#39057;郟?#20837;祭宫?#38647;妗?br />  
  ?#38647;?#26102;间,需要三天时间!
  
  而在此时,三大金丹皆已飞上半空,对着那定鼎山上的飘摇大阵,展开了强烈的镇压!
  
  轰!轰!轰!
  
  难以言喻的巨大力道,撼动着这定鼎山。
  
  而方原也在此时,暗暗一咬牙,取出了最后一道阵旗。
  
  他的眼神也?#38505;?#20102;起来:“该修行了!”
  
  “嗖!”
  
  最后一道阵旗,在他指间转了两圈,便轻轻一甩,这道阵旗飞了出去,恰好定在了他所在的身前三?#26188;?#32622;,那是一座由方原亲自布下的聚灵阵的阵眼,也是大阵的核心所在。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他便将青皮葫芦打了开来!
  
  葫芦里面,散发出了磅礴的水汽,那种感觉,让人像是在面对着一湖之水,而葫芦里面,水波一荡,却见灵光一闪,有一尾青鱼跳了出来,身上灵光一震,便要破空飞走。
  
  “还想走?”
  
  方原抬手起身来,凌空写了一个“禁”字,?#36214;?#20102;青鱼身上。
  
  “咻……”
  
  在这一刻,那青鱼周围,忽然有道道阵光从地面涌出,从上空看去,便可见那些阵光,恰好形成了一个如方原所写的“禁”字模样,而那青鲤,则恰好被这道道阵光困在了中间,灵动的身形登时受到了影响,身躯仿佛沉重了数十倍一般,在空中不停的摇头摆尾……
  
  ?#36824;?#36825;阵法对它的囚禁,也只是那么一瞬。
  
  它只在阵中微微一缓,便很快便一摆头,居然要逃将出来。
  
  看起来只是一尾青鱼,其貌不扬,但其身?#24076;?#21364;有着难以想象的强横灵气,以方原这筑基二层的修为,居然完全压制不住它,甚至有种被它压制的感觉,可以说,平时若不是靠了青皮葫芦镇压着它,这尾水脉之灵当真是想走就走,根本不是这普通禁阵可以留得下的!
  
  只?#36824;?#23427;刚要走时,忽然间大阵周围,有?#36824;?#24378;横而霸道的力量镇压了下来。
  
  那禁阵的力量,立时强大了许多,直接将它?#35835;?#22238;来,定在了原地!
  
  是这最后一道大阵。
  
  那山外轰击到了大阵之上的力量,约摸有三成,被转?#39057;?#20102;定鼎山?#24076;?#21478;有二成,被大阵接下,化于无?#21361;?#21097;下的,倒几乎有一半,都借着这大阵镇压到?#22235;?#27700;脉之灵身?#24076;?br />  
  “呵?#24688;?br />  
  方原笑了两声,向空中的那三位金丹低声道:“多?#25442;?#27861;!”
  
  然后他凝神看向了这尾青鲤,心里低叹道:“天时地利齐聚,该修炼这第三道雷引了!”
  
  别人都只从局势来判?#24076;?#35748;为他在三大金丹高手手下定然撑不了许久,而事实也的确如此,他借天枢门的护山大阵,布下来的阵法,虽然威力不弱,但在三位金丹的面前,恐怕仍然算不得什么,但是无人知晓,对于方原来说,他一开始就没想着借大阵挡下金丹之力!
  
  他想的是,借这些金丹之力,来完成自己的修行!
  
  毕竟修行才是最重要的!
  
  虽然很不好意思说,但冒了这么大险,倘若只是为了别?#35828;?#35805;……
  
  ……有点亏!
  
  
内蒙古十一选五app下载
超级大乐透彩票骗局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彩票代售点利润 海口环岛赛 258彩票注册,送38 江苏11选五5开奖结果走势图 山西快乐十分开走势 河北快三今天走势图 排列三近100期走势 法甲球队实力排名 三的走势图 浙江快乐12任五遗漏 双色球2元彩票网 电子游戏业收入排名 时时彩四星复式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