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大劫主 >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一场大梦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一场大梦

    “两位里面请吧!”
  
      洛飞灵的回答让方原和那位黑衣侍儿都?#34892;?#26080;语,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吹牛,不过看她的模样,确实对这些灵药不是十分?#34892;?#36259;却是真的,那黑衣侍儿便也不再多言,继续请他们两个人入内,只见这一路上仙风道蕴,紫气流苏,当真是等闲难得一见,无论从哪个方面看,这都像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仙家庭院,只是让人不解的是,为何这等庭院会出现在这里?
  
      “呵呵,这里乃是炼丹坊,内藏无尽仙药宝丹……”
  
      “这里是灵精坊,我家主人牵了一条灵脉在此,灵精可谓取之不尽……”
  
      这一?#39134;希?#37027;黑衣侍儿也不停的向方原与洛飞灵介绍?#29275;?#26377;意无意间,奢华尽显,不过方原与洛飞灵两个,却都甚是克制,对这些都只是听听罢了,似乎并不怎么上心。
  
      那黑衣侍儿见了他们这模样,便也?#27426;?#35828;些什么,径直向里面走去。
  
      很快的,他们便已经到了一方石台之前,却见那石台之?#24076;?#23621;然插着无数的兵器法宝,一件一件,琳琅满目,说不出的宝光纷呈,灵威激荡,看起来每一件都甚为不凡。
  
      甚至有那么几件,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传说中曾经名动九州的极品仙宝……
  
      “呵呵,这些都是我家主人以前随手搜集来的法宝,两位请看!”
  
      那黑衣侍儿笑了笑,随手取了一件,?#39057;?#38750;刀,似剑非剑,通体玄黑,却隐隐?#20102;?#30528;精光,向着方原与洛飞灵两人笑道:“这一剑,乃是铁狱镇幽剑,三千年前,便曾经名动九州,内蕴千万魔灵,曾有元婴境界的修士一剑斩出,借千万魔灵之力,毁掉了一个古老仙门……”
  
      方原与洛飞灵对视了一眼,谁也没有说话。
  
      那黑衣侍儿见了,便又取出了一面?#20185;?#30340;旗子,笑道:“这一件,乃是日月飞星旗,可通上幽之力,妙用多多,甚至有传说,若是修为到了,?#23665;?#27492;旗,号令日月星?#21073; ?br />  
      说罢了,又取出了一盏古朴的油灯:“?#22235;?#36890;冥宝盏,可号鬼神……”
  
      方原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轻声道:“阁下不是要带我?#19988;?#33616;此间主人么?”
  
      那黑衣侍儿闻言,笑道:“这些法宝两位若有看中,尽可拿去……”
  
      洛飞灵不耐烦道:“哎?#21073;?#20320;还是赶紧带路吧……”
  
      那黑衣侍儿似乎?#34892;?#26080;语了,过了一会才道:“这些法宝都是价值连?#29301;?#19975;里无一,举世也挑不出几件,我有意为两位择取几样礼物,为何方原道友与飞灵仙子都如此……”
  
      方原道:“法宝本是外物,修为才是正途,我修为不到,要了这些法宝也是无用!”
  
      那黑衣侍儿沉默了一会,又看向了洛飞灵,道:“飞灵仙?#24189;兀俊?br />  
      洛飞灵扫?#22235;?#20123;法宝几眼,摇了摇头,道:“我有更好的!”
  
      那黑衣侍儿顿时无语了,过了一会,才道:“那两位跟我?#31383;桑 ?br />  
      “去?#27169;俊?br />  
      洛飞灵忍不住道:“还想继续炫?#35805;。俊?br />  
      那黑衣侍儿无奈道:“我带你们去见我家主人……”
  
      随着继续向里面走去,这一次他倒是没有说太多的话,径直引路,到了一方仙殿之前。
  
      却见那仙殿建的极是巍峨,坐落在山间,便如同坐落在了天地中央,让人看上一眼,便心生?#27425;分?#24847;,?#21561;?#20102;这仙殿之前后,那黑衣侍儿才停了下来,转头看了方原与洛飞灵一眼,低叹道:“这三千年来,有意或是无意,闯入了此间之人不少,但能够真的?#21561;?#20102;这大殿之前,见到了我家主?#35828;?#21364;是?#27426;啵?#20004;位果?#27426;?#38750;凡俗之辈,有见到我家主?#35828;?#36164;格!”
  
      方原与洛飞灵听了这话,才神情严肃,缓缓跟着他走上前去。
  
      刚才被那只白猫引?#29275;?#21040;了这样一处古怪所在,他们心里也都?#34892;?#35815;异,十分想搞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一方仙院,又究竟是在哪里,此时终到了拜见此间主?#35828;?#26102;候,心里自然也?#24187;庥行?#20957;重了起来,这一切的疑惑与迷?#29275;?#20284;乎终于到了解开的时候了!
  
      “请!”
  
      那黑衣侍儿缓?#21644;?#24320;了仙殿大?#29275;?#27785;沉说了一个字。
  
      方原与洛飞灵对视了一眼,知道摆不脱,便索性大方走了进去。
  
      “呼……”
  
      也就在他们踏入仙殿的那一霎起,忽然间有狂风大作,横扫一切,方原一个站立不稳,便只觉天地飘摇,恍恍?#20415;保路?#34987;吹?#29275;?#36523;如纸鸢,飘飘?#21561;矗?#19981;知到?#22235;?#37324;……
  
      “空儿……”
  
      浑浑噩噩之间,他听到有人在叫一个名字,那是在叫自己。
  
      然后他就?#21561;剑?#33258;己跌跌撞撞向前跑去,居然不知何时变成了一个幼龄稚子,奔跑在一方庭院之中,在那庭院的尽头,便是他母亲的小院,他?#21561;?#20102;温惋可?#35828;哪?#20146;,正在微笑着向他招手,那手帕里包着的,许是桂花?#29301;坑只?#26159;几颗晶莹剔透,甜掉牙的冰糖葫芦?
  
      但当他终于跑到?#22235;?#20146;的房前,推开门时,却只?#21561;?#19968;个白色的影子吊在了房梁?#24076;?#21521;来温惋美丽的母亲,此时脸色青?#24076;?#33292;头吐的很长,被风吹着的袍?#29301;?#36731;轻打在了他的脸上。
  
      “贱人,要死干么不去跳河,?#19988;?#33039;了这精致的小院?”
  
      母亲死了,但他的二娘,却还在尖薄的辱骂?#29275;?#23601;连他的父亲,也只是看了一眼,便让人赶紧把人解下来,草草办了场葬礼,便拉去埋了,然后他的二娘,便成为了他的母亲,成了这个家的主人,也成为了他这一场噩梦般的人生的开始,而他在这时候,还什么都不知道。
  
      堂堂路家大少爷,从此过的猪狗也不如,他被自己的弟弟欺负,被丫鬟下人们欺骗,寒冬腊月里穿着单薄的衣衫,?#32439;?#20043;时手都冻的红肿了,偏偏因为手打颤而写不好的字,交到了父亲手里来,又惹得父亲大怒,认为他读书不用功,将他狠狠的吊了起来毒打了一通。
  
      在这种生活里,他渐渐沉默了下来,他知道,二娘是?#19988;?#20182;死了不可。
  
      因为只有他让出?#35828;?#26041;,二娘的儿子,也就是他的弟弟,才有可能继承家业。
  
      于是他决定放弃这份家业,独?#34164;?#20102;出来,但在?#39134;希?#23621;然又有二娘派来的恶仆追?#20185;侠矗?#35201;将他扔在河里,冰凉的河水将他冻的昏迷,但命不该绝,他被一位游方的道人救了,然后便跟着这位道人游走四方,成为了这位道人设?#21046;?#38065;的小助手,开始了第二段人生……
  
      道人是个假道人,?#27426;?#24471;用几个土方子,靠一张好嘴骗人钱财,这世界?#20185;?#23376;?#27426;啵?#39575;来的钱也?#27426;啵?#22240;?#35828;?#36947;人骗不到钱时,他就要挨打挨骂,给人撒气,但他还是忍了下来,因为这天大地大,除了这道人,他不知道自己还可以跟着谁,也不知道可以去哪里。
  
      但意?#29616;?#20013;的,假道人居然有一本真道书,上面?#34892;?#25171;坐吐气的法?#29275;?#21482;是那道人愚蠢,却看?#24187;?#30333;,他是可以?#21561;?#26126;白的,便?#37027;?#22312;夜里打坐,渐渐的,身上居然有了修为,便是道人再打骂之时,他也能抗得住了,那些棍棒打在了身?#24076;?#20415;被体内的法力给抵消了。
  
      生活似乎也不那么苦了,可以一直这样下去多好。
  
      但某个夜里,他听到?#35828;?#20154;在与一个人牙子说话,原来最近骗了个贵人,道人知道惹了祸,要?#29992;?#20102;,但没有盘缠,便准备着将他卖入男风馆,也?#27809;?#20960;个钱来打发路上花费,与那人牙子争执了半天,最终道人将他以一百个钱的价格卖了,连头牛的价钱都不到!
  
      当人牙子带了几个恶汉来拿自己时,他忍不住了。
  
      凭什么,我连头牛的价钱也不值?
  
      他出手反抗了。
  
      不反抗,他都不知道自己原来有这等本事,原来这些人在自己面前如?#35828;?#24369;小,他杀?#22235;?#20960;个恶汉,杀了人牙子,然后冲进?#35828;廊说?#25151;间,把道人慢慢的掐死,挂在了梁上。
  
      我居然这么强?
  
      原来这些人这么的弱小?
  
      原来道书里?#21561;?#30340;那些法术,是如?#35828;?#21385;害……
  
      他忍不住在大雨磅礴的夜里大笑,大笑完了之后又大哭,然后他回家了。
  
      家里人见到他回来,又惊又喜,惊的是二娘,喜的是他的父亲,而恐惧的,则是那个曾经将他扔进了河里的恶奴,但是回到了家里的他,没时间去分辨这些,直接开始杀人!
  
      二娘当然要死,这个歹毒的女人逼死了自己的母亲,于是他喝光了她的血。
  
      二娘的儿子当然要死,这个痴肥的胖子,最是让人讨厌,让恶犬咬死他。
  
      那些恶?#33073;?#39711;当然要死,以下?#24178;希?#32618;无可恕,全都烧死。
  
      然后他看向了自己的父亲,他咆哮着向自己冲来,手里居然拿了一把剑……
  
      那你也要死,谁让你被人?#26432;危?#35841;让你不生一双好眼睛?
  
      于是,那个家在?#19968;?#20043;中化作了灰烬,而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一刻,他心里只觉?#20204;?#25152;未有的满足,就连那漫天的星斗,都如?#35828;拿?#20142;。
内蒙古十一选五app下载
福建11选5的走势图 山东老11选5预测 广东快乐十分漏洞诈骗 我的微信里没有彩票拦 六合彩特码开奖 7星彩预测 福建十一选五计划 吉利三分彩计划 甘肃11选5今天开奖号码 江苏11选五开奖结果图 安徽彩票快3走势图 快乐12开奖结果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查 走势图 35选5概率计算 七星彩投注计算器